几乎损失一半产量的2016年份

大减产

2016年份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年份,前半段以霜冻、霉菌以及毁灭性的打击为主,但后半段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并最终有了一个超预期的收尾。

2016年份种植季节的梦魇始于4月26日晚,一场突入袭来的霜冻不仅冻死了葡萄园绝大多数的幼苗,也将酒农的心情降到了冰点。据资料显示,这是自1981年以来勃艮第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霜冻。在过去,即便是最严重的霜冻其受灾酒园也主要是靠近国道D974附近的酒园。但是,2016年份连位于山坡中间的慕斯尼乃至大蒙哈榭都未能幸免。几乎所有的酒园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从轻微减产到颗粒无收。靠近山谷附近和气候凉爽的酒园遭受的打击更为严重,除此之外,拥有更佳蓄水能力的酒园也因为霉菌而损失惨重。不过,也有极少数的酒园幸免于难,一些酒园的产量甚至完全符合正常水平。

霜冻和霉菌有点像孪生兄弟。2016年遭遇了如此严重的霜冻,霉菌自然也成了酒农最为困扰的麻烦之一。一些酒农甚至直言2016年的霉菌是史上最糟糕的。不过幸好,霜冻和霉菌并不一定同时出现,一些干燥凉爽的地方就不太受霉菌的侵袭。然而,地处潮湿位置的酒园则会深受其害,这些酒园在霜冻和霉菌的双重打击下几乎全军覆没。2016年6月,许多酒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纷纷表示霉菌的危害甚至大过霜冻。

否极泰来,正当酒园和酒农所能承受压力和破坏达到极限,一切豁然开朗。7月、8月及9月的天气和煦温暖,干燥的环境让霉菌无处藏身,气温不断攀升,葡萄的成熟度迅速上升。采收前三个月的阳光不仅温暖了酒园,还有酒农几近奔溃的内心。整个金丘地区,霞多丽的采收于9月20日开始,而黑皮诺则在9月底才开始。9月底,勃艮第下了几场雨,为采收进一步提供了完美的条件。最终虽然产量极低,不过葡萄品质不俗,而且成熟度上佳。

2016年种植季节情况十分复杂,不仅难度系数高而且困难重重。复杂主要有几个原因,其一是少数酒农并未受到霜冻霉菌的侵害,因而他们代表了2016年份最真实的面貌;其二是霜冻相当于一次天然的’绿色采收’,因此这部分减产的酒园产出的葡萄酒往往拥有极佳的集中度和强度;其三是霜冻除了造成减产,还导致了葡萄的二次生长。一些酒农将两代葡萄混酿从而诞生了新的且更加独特的香气和酒体。7-9月间充足的光照和适宜的温度让两代葡萄之间的成熟度差距进一步缩小。由于两代葡萄的成熟度不可能在同期达到一致,因此一些酒农选择放弃二代葡萄,一些酒农则接受它们之间的差异同时采收,还有一些酒农则分两次采收以便得到更加接近的成熟度。理论上来说,两代葡萄的成熟度不可能达到完全一致,两者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因此,两代葡萄混酿将会使2016年份更加复杂,品质也会愈加参差不齐。

令人惊奇的是,大多数酒农更加偏爱经典的2016年份,而不是丰盈饱满的2015年份。由于2016年份情况实在复杂,因此应该本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态度客观分析。不容置疑的是,2015年份如今的表现的确普遍优于2016年份。但是,2016年份的特点是不缺乏力量的优雅,

选择2016年份勃艮第需要运气、经验以及钻研。顶尖酿酒者在困难的年份里会付出更加辛勤的劳动,更加严格的筛选以将一切隐患隔绝在酒窖大门之外;平庸酿酒者坐享其成,既不会竭尽全力照顾酒园亦不会采取严格的措施控制品质,因此选择优秀的酿酒者显得更加重要。这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酿酒者永远是第一考虑要素。其次,那些因为霜冻而大幅减产的酒园也应该是不错的选择。它们往往具有上佳的集中度和力量,并且具备良好的陈年潜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