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农视野@2016(白)

Jean-Marc Roulot
勃艮第最会演戏的酿酒师 jean-marc roulot

Jean-Marc Roulot以‘超级困难’来形容2016年份。2016年的霜冻惊世骇俗,仅有石头园Perrieres独善其身。霜冻不仅让我们损失了将近65%的产量,而且耗费了大量额外的精力和时间。我们不得不重新修整葡萄藤的蔓生,而霜冻过得葡萄藤非常容易断裂,因此需要加倍小心。除此之外,霜冻过的葡萄藤更加脆弱,更易遭受霉菌的袭击,我们不得不持续的进入园间进行作业。

一直到7月份老天爷才显露出怜悯之心,天气朝着好的方向变化。我们将采收日定在9月19日,葡萄藤上的幸存者少得可怜,不过很干净。最终的产量真的是少的可怜,比如1.37公顷的Clos de la Baronne只有3桶,相当于每公顷平均产出500升。

2016年份霞多丽的力量不如预期,好在这个年份有着上佳的风土穿透性。2016年份不具备超强的陈年潜力。Les Tillets葡萄藤在2015年采收期后翻新,因此2016年份并无出品。2016年份起,Roulot的标志之一Les Tessons, Clos du Mon Plaisir正式改名为A Mon Plaisir – Clos du Haut Tesson。

从瓶子最爱的、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来看,Jean-Marc Roulot在2016年份依旧表现突出。Allen Meadows对于2016 Clos des Bouchères的评价略低于之前的2014和2015年,与2013年持平。当人们在为2016年份超级大减产捶足顿胸的时候,或许也应该感恩老天爷并没有扔下一个烂摊子。

Roulot旗舰代表作
  • 2013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1-93 ❤️
  • 2014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2-94 ❤️
  • 2015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1-94 ❤️
  • 2016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1-93 ❤️
Oliver Leflaive
名门之后 Oliver Leflaive

酒庄酿酒及技术主管Franck Grux直言2016年份是一个不堪回首的种植季,严重的霜冻及频发的霉菌几乎摧毁了酒农的全部信心。

我们在4月10日左右萌芽出现,但是整个酒园几乎是浸在水里。低温延缓植物的生长,不过仍有三三两两的新叶。之后霜冻袭击了几乎整个伯恩区(Cote de Beaune),所幸Puligny村仅有位于上坡的特级园遭受冻害,但这对于2016年份的减产而言无济于事。

夏季天气和煦,酒园里的葡萄抓住机会使劲生长,我们在9月20日下地采收,直到10月8日才完成。霞多丽的成熟度上佳,因此我们没有加糖也没有进行搅拌酒脚,不过2016年份装瓶时将增加二氧化碳含量。

2016年份Chassagne及Meursault的产量仅有6-12hl/ha,而Puligny则有45hl/ha,一些酒园由于产量过低根本无法酿造,比如Montrachet, Bienvenues-Batard-Montrachet等。

酒农视野@2016(红)

它就像是一位老相识,在你无助和开心的时候都是你最忠实的听众,不论何时它都能让你敞开心扉,心情愉悦。

Eric Rousseau of Domaine Armand Rousseau

gevrey村王者阿曼

Eric Rousseau在接受Burghound.com采访时如此评价2016年份:它就像是一位老相识,在你无助和开心的时候都是你最忠实的听众,不论何时它都能让你敞开心扉,心情愉悦。尽管我对于这个年份的品质十分满意,但是过程并不轻松。我们遭受了史上最严重的冰雹,Chambertin和Clos St. Jacques损失最为严重,前者每公顷平均产出仅为1600升,比正产产量少了60%,而后者则将近30%。冰雹从来不单兵作战,霉菌同样是葡萄的天敌之一。为了对付它们,我们疲于奔命。狄俄尼索斯直到7月中才力挽狂澜,剩下的时间里酒园显得异常平静。

9月23日是采摘日,风和日丽晴空万里。除了Chambertin和Clos St. Jacques,采收工的篮子里是一颗颗干净发亮的黑皮诺,其中以Clos de la Roche的葡萄最为完美。酒精度预测介于12.5与13度之间,酸度平和。葡萄皮很厚,不过仍然不如2005和2015年份。如果要与以往年份做类比,我认为2016年份是2014年份的加强版,无论是成熟度还是浓郁度。

尽管Chambertin酒园遭受重创,但Eric Rousseau展现出大师级的造诣,非但没有让这颗Gevrey村的明珠失去神采,反而将其潜力发挥至极致,成为近年来出类拔萃之作。Allen Meadows更是认为2016 Chambertin拥有超越2015年份的潜力,桶鉴更是达到96-99,完美超越2015年份95-98。颇值一提的是,近年来AM已鲜少给出99的准满分,考虑到残酷的产出,2016 Chambertin必将成为酒商竞相争夺的香馍馍。

Rousseau酒庄三大园中其余两个’Chambertin-Clos de Beze’和’Clos St. Jacques’在2016年份同样表现杰出。‘千年老二’贝日园Clos de Beze 2016的感觉如同电影‘邪不压正’里的李天然(演员彭于晏),一流的身材、优雅的气质以及恰到好处的肌肉。总而言之,这是一款不断给你惊喜的佳酿。从Allen Meadows的桶鉴分数来看,贝日园维持了往年的水准,略逊于2013及2015年但却优于2014年份。

Eric Rousseau表示CSJ在2016年遭受重创,下坡处损失惨重,因此主要以上坡处的果实为主。然而,CSJ 2016却在最近几个年份里脱颖而出,以桶鉴93-96夺魁,超越过往三个年份。

Chambertin
  • Chambertin 2013 : 96-98
  • Chambertin 2014 : 93-96
  • Chambertin 2015 : 95-98
  • Chambertin 2016 : 96-99
Clos de Beze
  • Clos de Beze 2013: 95-98
  • Clos de Beze 2014: 93-96
  • Clos de Beze 2015: 95-98
  • Clos de Beze 2016: 94-97
Clos St. Jacques
  • “Clos St. Jacques” 2013: 93-95
  • “Clos St. Jacques” 2014: 93-95
  • “Clos St. Jacques” 2015: 93-95
  • “Clos St. Jacques” 2016: 93-96

Christopher Roumier of Domaine Georges Roumier

Christopher Roumier

Christopher Roumier坦言2016年份对于他的酒园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时期,尤其是遭受冰雹及霉菌双重打击的香波慕思妮村。艰难的程度从产量就可以看出,Chambolle-Musigny村级酒园每公顷平均产出不到1000升,一级园Les Cras是1100升/公顷,Musigny和Les Amoureuses差不多都是1700升/公顷。唯一能让Christopher欣慰的是Bonnes-Mares和位于Morey村的独占园Clos de la Bussières,都达到了3000升/公顷。最惨的是Corton-Charlemagne,一颗不剩。Chambolle-Musigny一级园Combottes也好不到哪里去,收回的葡萄都能轻易地清点颗数,无奈只能将其与Chambolle村级混酿。

我们将采收日定在9月27日,那天晴空万里,篮子里的葡萄干净成熟,这一年的葡萄表皮特别厚,因此没有进行额外的压帽(punching down),整体而言大约使用了20%-100%整串发酵。尽管2016年份在集中度上不如2015,但却是一个富有潜力的年份。如果真要选一个年份作比较,我认为2016与2001相似。

2016年对于Christopher Roumier而言是一个新的里程碑。他不仅增加了半公顷的Bonnes-Mares(terres blanches上坡白土区),而且有史以来首次涉足Vosne-Romanee村,0.1311公顷的Echezeaux En Orveau。不过,Christopher可能不会将Echezeaux装瓶,因为他仅仅是采收及酿造,并没有参与种植。

Christopher Roumier保持了一如既往的稳定性,2016年份的黑皮诺在他手里依旧焕发出夺目的光彩。Les Amoureuses桶鉴分仅比被誉为‘世纪年份’的2015少1分,比先前的2013和2014双双高出一分。

2015年份Bonnes Mares是由0.9公顷的红土(terres rouges)和0.6公顷的白土(terres blanches)组成,而2016年份始Roumier在白土区增加了0.5公顷,使得红白土结构成为40%与60%。Allen Meadwos认为2016 Bonnes Mares Roumier因此变得更加温柔细腻。不过这点恐怕世上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察觉,毕竟需要有丰富的品鉴经验、敏锐的味蕾以及出色的判断力。桶鉴分数上,2016略逊于2015及2014,与2013年份持平。

Les Amoureuses
  • 2016 Les Amoureuses: AM93-96
  • 2015 Les Amoureuses: AM94-97
  • 2014 Les Amoureuses: AM93-95
  • 2013 Les Amoureuses: AM93-95
Bonnes Mares
  • 2016 Bonnes Mares: AM93-95
  • 2015 Bonnes Mares: AM93-96
  • 2014 Bonnes Mares: AM94-96
  • 2013 Bonnes Mares: AM92-95

Aubert de Villaine of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Aubert de Villaine by the cross at the foot of Romanée-Conti vineyard.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Vosne-Romanée, Côte d’Or, France.

2016年份的种植季并没有一个好的开头。冬天太温暖,致使隐匿在土壤里的寄生虫蔓延生长。春天也比以往更加温暖和潮湿,使开花时间过早。潮湿的程度从降水量可见一斑,2016年Vosne村的降雨量是516毫米,这是1910年以来最高纪录。据老一辈人相传,1910年整个勃艮第几乎颗粒无收,因为地下室的橡木桶都被水冲走了。如此大的降雨量使田间作业变得非常困难,对于采取有机种植及生物动力法的葡萄园更是一场灾难。

除了霉菌蔓延,更糟糕的是4月底北风来袭,一夜之间,我们发现Montrachet, Bâtard-Montrachet, Echézeaux及Grands Echézeaux的葡萄藤遭受了严重的霜冻。幸运的是,我们其他的酒园几乎毫发无损。坦白说,我们的损失与其他酒农相比已经算是非常小了。

潮湿的天气加上霉菌病害对于延长的花期(6月9日至25日)来说并非好事,葡萄成熟不均现象普遍存在。个头小的葡萄往往意味着更佳的品质,但代价却是产量的降低。

7月中才出现转机,天气变得非常好,而且一直持续到采收。大自然就是如此奇妙,适时出现的转机抵消了先前恶劣气候造成的影响,葡萄的成熟度上佳。我们的采收期定在9月22日,第一个采收的是Corton,最后则是位于Vosne的两个特级园Echézeaux和Grands Echézeaux。虽然大小伊瑟索合计将近8.25公顷,但是我们却仅用时一天便完成,大伊瑟索每公顷仅产出700升而伊瑟索则为600升,这意味着这两个特级园损失超过90%。

葡萄皮非常厚实且有不少小个头,这使得汁液的集中度更佳。由于成熟度非常好,我们整体上使用了大约70%的整串发酵,为时20天左右。

2016年份的表现超出预期,尤其是在如此恶劣的自然条件下。2016年份的力量不如2015年份,但却具有更加穿透性的风土典型性。不得不提的是产量少到可怜的Echezeaux,2016年份Echezeaux是我酿造过最佳的Echezeaux。2013和2014 Echezeaux的AM桶鉴均为91-94,2015则是92-94,但是2016年份却达到92-95,为近年来最高评价。

Aubert de Villaine认为2016年份与2012年份相似,更具备与上个世纪1996及1999两个大年媲美的潜力。这是一个杰出的年份。2016年份DRC在Allen Meadows的眼中的确不俗。

以旗舰园踏雪La Tache近几年的评价为例:

  • 2013 La Tache: AM94-97
  • 2014 La Tache: AM94-96
  • 2015 La Tache: AM96-99
  • 2016 La Tache: AM94-97

2015年份独占鳌头,以将近满分的99分征服了‘挑剔的‘Allen Meadows。2016年份踏雪则与其余几个年份保持了一贯的水准,更以一分优势超越优秀的2014年份。

DRC各园2016年份产量
  • Romanee-Conti : 24hl/ha
  • La Tache: 31hl/ha
  • Richebourg: 24hl/ha
  • Romanee St. Vivant: 27hl/ha
  • Grands Echezeaux: 7hl/ha (55年老藤)
  • Echezeaux: 6hl/ha (90% Les Poulaillères / 10% Clos St. Denis, 45年老藤)
  • Corton: 22hl/ha

几乎损失一半产量的2016年份

大减产

2016年份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年份,前半段以霜冻、霉菌以及毁灭性的打击为主,但后半段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并最终有了一个超预期的收尾。

2016年份种植季节的梦魇始于4月26日晚,一场突入袭来的霜冻不仅冻死了葡萄园绝大多数的幼苗,也将酒农的心情降到了冰点。据资料显示,这是自1981年以来勃艮第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霜冻。在过去,即便是最严重的霜冻其受灾酒园也主要是靠近国道D974附近的酒园。但是,2016年份连位于山坡中间的慕斯尼乃至大蒙哈榭都未能幸免。几乎所有的酒园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从轻微减产到颗粒无收。靠近山谷附近和气候凉爽的酒园遭受的打击更为严重,除此之外,拥有更佳蓄水能力的酒园也因为霉菌而损失惨重。不过,也有极少数的酒园幸免于难,一些酒园的产量甚至完全符合正常水平。

霜冻和霉菌有点像孪生兄弟。2016年遭遇了如此严重的霜冻,霉菌自然也成了酒农最为困扰的麻烦之一。一些酒农甚至直言2016年的霉菌是史上最糟糕的。不过幸好,霜冻和霉菌并不一定同时出现,一些干燥凉爽的地方就不太受霉菌的侵袭。然而,地处潮湿位置的酒园则会深受其害,这些酒园在霜冻和霉菌的双重打击下几乎全军覆没。2016年6月,许多酒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纷纷表示霉菌的危害甚至大过霜冻。

否极泰来,正当酒园和酒农所能承受压力和破坏达到极限,一切豁然开朗。7月、8月及9月的天气和煦温暖,干燥的环境让霉菌无处藏身,气温不断攀升,葡萄的成熟度迅速上升。采收前三个月的阳光不仅温暖了酒园,还有酒农几近奔溃的内心。整个金丘地区,霞多丽的采收于9月20日开始,而黑皮诺则在9月底才开始。9月底,勃艮第下了几场雨,为采收进一步提供了完美的条件。最终虽然产量极低,不过葡萄品质不俗,而且成熟度上佳。

2016年种植季节情况十分复杂,不仅难度系数高而且困难重重。复杂主要有几个原因,其一是少数酒农并未受到霜冻霉菌的侵害,因而他们代表了2016年份最真实的面貌;其二是霜冻相当于一次天然的’绿色采收’,因此这部分减产的酒园产出的葡萄酒往往拥有极佳的集中度和强度;其三是霜冻除了造成减产,还导致了葡萄的二次生长。一些酒农将两代葡萄混酿从而诞生了新的且更加独特的香气和酒体。7-9月间充足的光照和适宜的温度让两代葡萄之间的成熟度差距进一步缩小。由于两代葡萄的成熟度不可能在同期达到一致,因此一些酒农选择放弃二代葡萄,一些酒农则接受它们之间的差异同时采收,还有一些酒农则分两次采收以便得到更加接近的成熟度。理论上来说,两代葡萄的成熟度不可能达到完全一致,两者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因此,两代葡萄混酿将会使2016年份更加复杂,品质也会愈加参差不齐。

令人惊奇的是,大多数酒农更加偏爱经典的2016年份,而不是丰盈饱满的2015年份。由于2016年份情况实在复杂,因此应该本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态度客观分析。不容置疑的是,2015年份如今的表现的确普遍优于2016年份。但是,2016年份的特点是不缺乏力量的优雅,

选择2016年份勃艮第需要运气、经验以及钻研。顶尖酿酒者在困难的年份里会付出更加辛勤的劳动,更加严格的筛选以将一切隐患隔绝在酒窖大门之外;平庸酿酒者坐享其成,既不会竭尽全力照顾酒园亦不会采取严格的措施控制品质,因此选择优秀的酿酒者显得更加重要。这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酿酒者永远是第一考虑要素。其次,那些因为霜冻而大幅减产的酒园也应该是不错的选择。它们往往具有上佳的集中度和力量,并且具备良好的陈年潜力。

酿酒师年份 – 2016

酒农在葡萄园里抵御霜冻

勃艮第2016年份的主旋律是霜冻及霉菌。霜冻的直接后果是减产以及高集中度,后者是因为存在成熟不均现象,一些葡萄个头较小而果肉比重低,浓缩的自然是精华,也俗称short berries。勃艮第的short berries往往是高质的征兆,比如之前的1996年份。不过,2016年份霜冻及霉菌肆虐的太多厉害,一些酒园每公顷的平均产出不足500升,如果酒农不够冷静而以次充好扩大产量,那么他们的2016年份将是一个很水的年份。

一些酒农认为2016年份种植季遇到的霉菌是史上最糟糕的一次,霉菌某种程度上比霜冻造成的危害更大。客观的说,如此双重打击下的2016年份很难会有整体上佳的表现。这是一个绝大多数人难以启齿的话题。

如今是一个快消的时代,酒友关心的问题是2016年份如何?这个问题实在太简单粗暴。笼统的认为2016胜过2014年份、或者不如2015年份,如此以偏概全的答案都是不负责任的。在我看来,酿酒师年份可能是2016年份最精辟的概括。对,关键看人!

风土之于酒农,恰如食材之于厨师。酒农总是谦卑的认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仅仅是将风土真实的诠释出来,一切功劳都是风土的。厨师也总是谦逊的说食之鲜则无敌,当你拥有新鲜的食材,美味自然而来。如此,为何同一块Musigny的风土,Lalou Bize-Leroy酿造的就比其他人家贵上十几二十倍?炒作是高价的推手,但绝不是根本root cause。寿司之神小野二郎手捏的寿司令人提早数月预定,仍然一席难求,仅仅只是煮、蒸、烤、腌等简单的料理手法,却能吃出非常细腻的味道。人,才是决定风土和食材的潜力的决定性因素。

2016年份勃艮第种植季严峻和复杂的自然气候条件是一块天然的试金石,唯有那些尊重自然且具有高超造诣的匠人方能酿造出令人感动的佳酿,而平庸的酒农很难像2015年份一样顺势而为皆大欢喜。

从酒农自身的见解和Allen Meadows的品鉴来看,顶级大家和优秀酒农不论产区和等级都保持了一贯的水准,甚至个别酒款超越2015年份,比如Eric Rousseau Chambertin 2016以BH99分力压2015年份。顶级大家的代表如Christopher Roumier, Aubert de Villaine及Eric Rousseau,而优秀酒农的佼佼者比如Gerard Mugneret, Ghislaine Barthod及Georges Mugneret-Gibourg等。

风土与年份都是死的,而人是活的。选酒,还是得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