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瓶中的勃艮第》2018彩色版

勃艮第看似纷繁复杂,若能系统了解’天地人‘,便能拨开云雾识美酒

瓶子

耗时八年,上百万次敲打键盘的点滴积累,方才有了《瓶中的勃艮第》。

全文将近700页的篇幅,以‘天地人’为脉络,娓娓道来勃艮第产区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不仅展现了核心产区及菁英酒园,也生动的描绘了酒庄的过去现在。

厚积薄发,2018版《瓶中的勃艮第》新增将近200页内容,全文润色。不仅是蜕变,更是重生。

2018版亮点:

全文:
结构:分为基础、天地人、酒道三部分
统一:酒庄、产区及酒园都附注中文名

产区:“风土是勃艮第深入骨髓的理念和传承,是一切的基础。”

  • 金丘20多个菁英产区及数十个菁华酒园故事
  • 新增酒村概览、彩色地图、村内AOC产区及降级信息
  • 新增历史上1855年及1937年菁英产区酒园评级、面积及地主(附录)
  • 新增30多个星级园的地主及身价表

酒农:“我们没有创造葡萄酒,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 全新架构,酒庄以产酒村划分,每个酒庄添注Clive Cotes星级标识
  • 新增‘瓶子心选‘酒庄体系,以❤标识,三心最高
  • 新增30多家酒农故事,全文将近百个酒庄故事
  • 融入酒神亨利贾叶对风土、年份及产区的真知灼见

年份:“年份更多的是差异,而非优劣。”

  • 新增2014、2015及2016年份报告
  • 新增酿酒大师年份日志
    •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1996-2016)
    • Domaine Leroy (2001-2011)
    • Domaine Armand Rousseau (2000-2015)
    • Domaine du Comte Liger-Belair (2002-2015)
    • Henri Jayer (80-90年代)
  • 独创瓶子年份表,全新视角审视年份,以阶梯式取代排位制
彩色、彩色、彩色。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新手可将其作为一窥瓶中风景的’引路书’,而资深酒友则可将其视为参考。对从业者而言更是一部白皮书。

勃艮第的历史

勃艮第公国的历史

勃艮第公国主要位于罗纳河流域,于公元9世纪由查理建立。

勃艮第的历史十分复杂,不同时期地域范畴都不同。如果将古时法兰西王国和各地出现次级王国的关系假想成一个班级,那么勃艮第在公元5世纪初正式入学(443年由勃艮第人建立,主要位于罗纳河流域),同班的还有先入学的阿基坦王国(418年,西哥特人建立)。两个野孩子一直玩了大半个世纪,老师法兰克王国才姗姗来迟。法兰克王国就是著名的克洛维国王一手建立的封建王国,鼎盛时期即是查理曼帝国(481年到843年)。勃艮第就一直在班级里受老师法兰克王国的教导,乖乖的一直待到843年。这一年老师法兰克王国退休了,三个老师与学校签订了《凡尔登条约》就上任了,分别是东、中、西法兰克王国。换了老师之后,勃艮第开始与老师较劲,甚至一度在888年自立为王,成立了勃艮第公国。不过老师们也陷入内讧,于是勃艮第公国一直留级了数百年。

1364年,勃艮第王国迎来新的领主法王约翰二世的小儿子勇敢者腓力(Philip the Bold)。勇敢者腓力当政时期(1363—1404年),勃艮第公国的军事和政治势力得到大幅扩展。1369年,勇敢者腓力与公爵夫人玛丽特三世 (Margaret III, Countess of Flanders)结婚。1384年,玛丽特三世的父亲去世留下大片土地,勃艮第公国的疆土进一步扩大。值得一提的是,勇敢者腓力于1395年颁布法令禁止在金丘地区种植佳美(gamay),只允许种植黑皮诺(Pinot Noir)。黑皮诺重建辉煌。

勇士查理(1467年—1477年)则将勃艮第公国的势力推至巅峰,再一次向老师法兰西王国宣战。结局当然可想而知,1477年,勇士查理阵亡。他的女儿’勃艮第的玛丽’(Mary of Burgundy)为了保住勃艮第公国而与来自奥地利哈布斯堡皇室结婚,勃艮第公国大部分领土因此落入哈布斯堡家族。不过,法国还是收回了部分领土。勃艮第公国的历史从此结束。

如今的勃艮第(Burgundy,法文Bourgogne)是法国中部的一个大区,面积约3万平方公里,人口160多万。


勃艮第酒的历史

勃艮第葡萄酒酒神之作 henri jayer richebourg
起源古罗马时期

古罗马时期通常是指公元前9世纪初在意大利半岛中部兴起的文明,历经罗马王主政时代和罗马共和国,于1世纪前后扩张成为横跨欧洲、亚洲及非洲,称霸地中海的庞大罗马帝国。正是在这个时期,葡萄藤开始在勃艮第生根发芽。2008年,勃艮第基维香贝丹村(Gevrey-Chambertin)的郊区发现了源于公元1世纪的葡萄园遗址,一定程度上证明勃艮第葡萄栽培起源于古罗马时期。

发展克吕尼(cluny)与熙笃会(citeaux)

教会和修道院一直都是勃艮第葡萄栽培与酿造的中坚力量。在欧洲黑暗时期(特指从罗马帝国灭亡到文艺复兴期间),教会是整个欧洲政治及经济的主导力量。整个欧洲的葡萄园几乎都是教会和贵族的财产,著名的圣维旺修道院(Abbey St-Vivant)和维基家族(Vergy)都是沃恩罗曼尼村的大地主,事实上许多葡萄园的名称都与教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本笃会(拉丁语:Ordo Sancti Benedicti)是天主教隐修会之一,529年由圣本笃在意大利中部卡西诺山创建,遵循中世纪初流行于意大利和高卢的隐修宗旨,信奉简单朴实的生活理念,提倡教徒祈祷而不忘工作,视游手好闲为罪恶。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提倡节俭的本笃教却因为奢靡而走向没落。亚奎丹公爵(Duke of Aquitaine)威廉认为本笃教有损上帝之名,于910年在法国东部马孔(Macon)附近的克吕尼(Cluny)创建一座新的隐修院,取名克吕尼修道院(The Abby of Cluny)。

克吕尼修道院以“重修本笃会”为改革旗帜,号召大家勿忘初心,坚持清修。类似的改革运动在各地兴起,许多修院纷纷效仿并服从克吕尼修道院的领导,这场运动被称为克吕尼运动(Cluny Movement)。克吕尼运动振衰起弊、革新教会腐败风气之举,成为之后将近两百年教会的正能量。

参与克吕尼运动的修道院联合在一起统称为克吕尼隐修会。克吕尼隐修会不受任何政府或主教的制裁,受教宗塞尔吉乌斯三世的保护。克吕尼隐修会遵守圣本笃会规外,更以严峻态度禁欲修道。(*摘自WIKI)

克吕尼隐修会的兴起象征着整个勃艮第的种植业进入一个全新而重要的阶段。鼎盛时期(950-1130年)的克吕尼隐修会是欧洲最大的基督教分支力量之一,在法国拥有上千所分院。克吕尼隐修会一度是中世纪时期最大的地主之一,各地分院都拥有大量的土地和农田。隐修会自有的土地不必缴纳什一税(宗教捐税)及其他赋税,因此农业在此期间迅猛发展。

然而,财富的膨胀同样使克吕尼隐修会堕落,陷入了奢靡的深渊。一批对克吕尼僧侣奢华与腐化生活方式不满并对《圣经》有深刻理解的修士们日益迫切的期望能够推翻克吕尼隐修会。

丰特莱隐修院,一译“丰特奈修道院”,坐落在市郊外隐秘的山谷中,由圣伯尔纳铎始建于12世纪,是欧洲最古老的熙笃会隐修院之一。

1098年,莫莱斯密的罗伯特(Robert of Molesme)认为克吕尼隐修会对于物质的追求再次违背了最初的宗旨,他带领21位隐修士在第戎以南的沼泽地熙笃重新建造一座新的修道院,希望以最初圣本笃会规所定义的方式修行。一些修道院逐渐脱离克吕尼隐修院,以熙笃修道院为首统称为熙笃会(Cîteaux)。为了从里到外都与之前的僧侣区分开,熙笃会僧侣一律穿白袍,因此也被称为白袍教。

与本笃会和克吕尼隐修会不同的是熙笃会僧侣们身体力行,他们自己实际上就是酒农。然而,熙笃修道院所在地却并不适合种植葡萄藤。不管他们如何努力结果都不令人满意。于是僧侣开始沿着Vouge河流的上游,朝着西边更高的地势转移,最终他们在一些未开垦的坡田上驻留,并与当地的种植户交换以获得一些田地。这里就是今日的特级产区伏旧园(Clos de Vougeot)。

熙笃会是勃艮第风土(terroir)真正的奠基人,他们根据土壤的构成以及葡萄酒的风格将葡萄园划分成不同的地块,并为他们命名以示区别。

变革期:法国大革命
法国大革命

经历了3个世纪的君主制度之后,法国教会和皇室的势力日渐衰弱,富有的中产阶级日益崛起。教会奢靡的生活方式使其开支巨大,从而不得不变卖土地及葡萄园。于是,中产阶级逐渐从教会手里买入葡萄园,比如Calude Jomard买入Clos de Beze,Morizot家族则将整个超一级园Clos Saint Jacques收入囊中,Esmonin家族则买入Charlemagne。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后,大量贵族和教会的土地被充公。1791年,勃艮第菁华葡萄园以’国家财产’的名义被拍卖。大德园(Clos de Tart)以415里弗(Livres)/Ouvree的价格出售(Ouvree是当地一种计量单位,一个Ouvree约等于428平方米),Romanee Saint. Vivant则是583里弗/Ouvree,顶级的酒园香贝丹(Chambertin)则是777里弗/Ouvree,夜圣乔治村的Les St-Georges破纪录的以892里弗/Ouvree出售,可惜今日却仍然是无冕之王。1794年,La Romanee-Conti和La Tache分别以112,000里弗/Ouvree和27,200里弗/Ouvree的天价出售。

富有的农民和中产阶级成为此次拍卖最大的受益者。换句话说,法国大革命对于勃艮第农民来说并不是一场彻底的革命,对于绝大部分的佃农来说,仅仅是缴租的对象从贵族变成中产阶级。勃艮第土地格局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勃艮第的土地依旧掌握在少数贵族和富裕阶层的手里。

危机还是革命:根瘤蚜虫害
根瘤蚜给当时勃艮第葡萄园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同时也给后世留下了宝贵的遗产。

在整个19世纪的上半期里,勃艮第葡萄园的作业方式几乎没有改变。酒农采用100年前他们祖先传承的方法管理田地和葡萄藤,并用古老的方法酿造葡萄酒。19世纪末,随着贸易的往来,勃艮第’世外桃源’的宁静被打破,影响最为深远且破坏性最大的就是从美国传进来的根瘤蚜。

据相关资料记载,根瘤蚜虫害起源于法国教皇新堡产区附近的一个小镇Roquemanure。19世纪60年代,一个名叫Borthy的葡萄酒商人在自家院子里种上了美国友人赠予的葡萄藤种子。几年后,周边酒园里的葡萄藤大面积坏死,原因是葡萄藤的根茎遭受一种类似蚜虫的侵蚀,这种虫害故而得名根瘤蚜,学名Daktulosphaira vitifoliae。这种根瘤蚜后来被证实源自美国。

1870年,法国农业部悬赏3万法郎期望能够彻底解决根瘤蚜虫害。许多专家耗费数年研究根瘤蚜的生命周期,期望找到灭虫良法。然后到了1874年,根瘤蚜虫害仍旧肆虐法国葡萄园产区,席卷了几乎整个勃艮第地区。法国农业部甚至一度将赏金提升至30万法郎,由此可见当时根瘤蚜虫害给法国农业造成的巨大损失。彻底解决根瘤蚜虫害的并不是通过大量喷洒有毒有害的化学杀虫剂,而是将现有的葡萄藤嫁接在美洲根茎上。

一切事物皆有两面性,一方面根瘤蚜虫害给勃艮第的土地和酒农造成了几乎毁灭性的破坏,大量的葡萄藤坏死,酒农因土地荒芜而无法生计,更加无法投入精力物力维护葡萄园,由此导致的恶性循环几乎摧坏整个产业。另一方面,一些大胆且有信心彻底解决根瘤蚜虫害的酒农借此机会不断扩张葡萄园,以极低的价格买下如今价值连城的葡萄园。整个勃艮第的格局在此期间发生剧变,根瘤蚜虫害对于勃艮第酒农及土地格局的影响远胜于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土地大革命’。

Henri Jayer曾语重心长的说:“19世纪末的根瘤蚜虫害几乎摧毁了所有的葡萄园,在此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勃艮第的葡萄藤都未能恢复元气。从美洲传播到法国的根瘤蚜如同瘟疫一般席卷了整个勃艮第,我们原有的葡萄藤对于这种外来入侵的物种完全没有抵抗力,因而只能嫁接在美洲葡萄藤的枝干上才能生存。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增强葡萄藤自身的抵抗力和生命力,以及竭尽所能的修复土壤的活力。根瘤蚜之后,我们比以往更需要发扬祖先勤劳的美德和对大自然的尊重理念。但是不能矫枉过正,唯有顺其自然,依靠葡萄藤自身的生命力寻找生长所需的养分并且给予土壤充分的时间恢复活力,让葡萄藤与土壤融为一体,这才是对大自然的尊重。”

动荡期 – 20世纪
lalou-bize leroy女士在20世纪末期创建了domaine leroy,对于勃艮第粉丝而言,这或许视为世纪事件。

20世纪初第一个十年的关键词是衰退。经济的低迷甚至一度引发暴动,香槟区和朗多克地区就发生了多次暴动,勃艮第也难以幸免。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大量壮丁被征召入伍,葡萄园无人照看而逐渐荒废。

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的整体情况并没有得到根本好转,世界大战造成的后遗症逐渐发酵。大量的酒商倒闭,酒农们失去了方向,将酒批发给酒商的经营方式很难持续,一些酒农迫于无奈只好自己装瓶出售。与此同时,一些具有远见卓识的酒农为了摆脱酒商的控制以及进一步提高酒质也开始尝试酒庄独立装瓶。

20世纪40年代,为了摆脱困境以及长远发展,勃艮第开始筹划法定葡萄园产区及等级制度。实际上,在此之前已经有数位先驱比如Dr. Jules Lavalle及Camille Rodier就致力于建立规范的等级制度,从而保护风土。1936年前后,勃艮第法定产区正式颁布,为日后勃艮第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勃艮第著名的骑士团(Confrerie des Chevaliers du Tastevin)也于1934年成立,其宗旨即是为了在世界范围内推广他们眼中世界最佳的葡萄酒产区勃艮第。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酒农为了能提高产量而大量的使用化学肥料和杀虫剂,而这些化学品则破坏了原有的风土和土壤中的酸碱平衡,致使勃艮第的酒质整体下降。勃艮第的酒农耗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去修复,有时甚至需要一代人的努力。

Henri Germain 日耳曼酒庄

’如果你还没有留意到henri germain,那请你继续忽视,因为他家的品质超群但却产量稀少。‘

– allen meadows

勃艮第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弹丸之地(种植面积不到波尔多1/6)却拥有数以千计的风土地块(气候/略地)和小酒庄(domaine)。多样性的风土加上百花齐放的小酒庄,使其成为一个需要穷尽一生去探索却又充满惊喜的人间仙境。

日耳曼父子酒庄 (Henri Germain et Fils)便是隐藏于默尔索(Meursault)闹市里的扫地僧,身怀绝技却其貌不扬。Germain白酒在勃艮第当地酒农里享有极高的声誉及口碑,支持者中不乏名家大家,譬如Arnaud Ente、Bruno Clair及Oliver Lamy等。

Bruno Clair被圈粉的过程更是颇具戏剧性。Bruno Clair的堂兄是Germain的追随者,每年拿到配额后总是不忘致电Bruno Clair,不厌其烦的描述Germain的白葡萄酒如何精彩及优秀,而Clair酒庄的提升空间如何巨大。Bruno Clair终于按奈不住前往Germain酒庄,也被Henri Germain酒庄的种植艺术和酿酒造诣征服并成功‘路转粉’。Benjamin Leroux及Oliver Lamy等白酒名家更是宣称Germain酿造白酒的水平已是勃艮第标杆。

日耳曼父子酒庄(Domaine Henri Germain et Fils)由Henri Germain于1973年创建,不到50年的历史在勃艮第顶多算是青壮年。Henri Germain在家族酒庄Château de Chorey-les-Beaune得到历练,后来与当地酿酒世家Pillot家族联姻,他们的儿子便是现任庄主Jean-Francois,儿媳则是默尔索名家François Jobard的女儿(François Jobard酒庄后由儿子Antoine Jobard继承)。

Germain酒庄依循的是非常传统的勃艮第酿造之道,出品的白葡萄酒富有结构感、饱满有力且具有超强的陈年潜力。

Germain酒庄是典型的勃艮第家庭作坊式,Germain夫妻二人不闻窗外事,醉心于种植与酿造,隐藏于闹市间。尽管酒庄传承不长,但却以最为传统的方式管理葡萄园和酒窖,有机种植、奉行低产以及尽可能减少人为干预。酒窖里更是极简主义,不添加人工酵母及酶,甚至不进行搅桶(batonnage-搅动沉淀的酒泥以提升风味,带来的影响会带入更多氧气)。

Germain为了追求极致的风土特色,刻意降低新橡木桶的使用比例,新桶比例基本维持在20%-30%(即20%-30%的葡萄酒使用新橡木桶陈酿,之后混合新旧桶),酒庄甚至会保留一些10个年份以上的旧橡木桶。村级酒的桶陈时间达到18个月,更高等级则达到22个月。Germain酒庄还有一个秘密武器,那就是一个低温酒窖。这在很大程度上延缓了葡萄酒的陈酿进度,苹果乳酸发酵往往在3-12个月之后才开始。这与当下一些刻意提高酒窖温度促使苹果乳酸发酵尽快完成的做法大相径庭,后者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年轻时候便易饮的葡萄酒,而非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佳酿。

Jean-Francois Germain夫妻二人加上两个长工,四人打理7公顷的酒园,其中自有田地2.5公顷,租借酒园4.5公顷。Germain酒庄将近4.5公顷的酒园种植霞多丽,几乎全部位于默尔索产区(4公顷),包括大区级(Bourgogne Blanc)。

Germain酒庄唯一产量可观的是默尔索村级,丰收的年份如2017年有30桶产量,而收成不好的年份如2016只有20桶。默尔索村级酒的种植面积合计2公顷,分散在6个略地内:Vireuils, Peutes Vignes, Moulin à Judas, Clos du Cromin, Dressoles及Les Pellans。这几个略地基本位于默尔索产区北区,地理位置较为分散,由此融合而成的是一款默尔索村级佳作。近两年来更是崭露头角,2014和2016两个年份都获得AM89-91及小红心嘉许,2016年份更是入选Burghound.com年度性价比榜单。

Germain拥有两个极为出色的默尔索村级略地Chevalieres(骑士,0.5公顷)和Limozin(泥巴,0.25公顷),前者因白酒大家Coche-Dury而为人所熟知,后者则位于默尔索名园’Genevrieres下坡处,Germain在此地块里的平均藤龄已达80年以上。Allen Meadows对于最近几个年份的评价始终认为’骑士‘优雅细腻而’泥巴‘饱满丰盈,2016年份两者桶鉴均达到89-92。

Germain酒庄’三大园‘即是Poruzots, Charmes和Perrieres。三者皆来自同一个大家庭默尔索,却各有千秋。

Poruzot (Posusot)毗邻Genevrieres和Le Limozin,Germain从岳父François Jobard处继承了一个0.25公顷的地块,首个年份诞生于2012年。后续几个年份在Burghound.com的桶鉴均分维持在90-93之间,酒体饱满丰盈,非常符合默尔索脂润的特色。

Les Charmes是默尔索产区的’大户‘,占地超过30公顷,故而良莠不齐。Germain家在此拥有0.75公顷的地块,位于酒园中心区域,口碑直追默尔索的带头大哥‘石头园’。Allen Meadows直言Henri Germain版本的Les Charmes是标杆之作,以华丽的质地和丰富的细节征服味蕾。2013至2015年间AM桶鉴均值介于91-94之间,连续三年上榜BH年度杰出酒单(Sweet spot Outstanding)。

默尔索产区的王者石头园(les Perrieres)本应能够举起Germain酒庄品牌的大旗,成为Jean-Francois Germain提升知名度的利器,遗憾的是Germain家仅有0.12公顷。Germain版本的石头以平衡的酒体和丰富且悠长的尾韵见长,AM的评价基本与Charmes持平,桶鉴分数介于90-94之间。

Germain酒庄在夏莎蒙哈榭产区一级园Morgeot-Les Fairendes内有一个半公顷的地块,富含黏土而少石灰岩,Germain的版本酒体饱满有力且具有较高的集中度,幸好坚实的酸度撑起酒体,不至于拖沓。

Germain也‘不务正业’的酿造黑皮诺。有意思的是,所有以白酒出名的酒庄,人们不由自主的会看轻他们的黑皮诺。其实Germain家的几款黑皮诺可圈可点,尤其是0.51公顷的村级独占园Meursault-Clos des Mouches,不仅是极为少见的默尔索黑皮诺,而且品质不凡,常年登上Burghound.com年度性价比榜单。

Germain酒庄在默尔索村内还有不到1公顷的葡萄园,隶属大区级(Regional Appellation),Jean-Francois Germain将其打造成为两款极具性价比的大区红白,尤其是bourgogne blanc,同样是Burghound.com年度性价比榜单的常客。

当你在资深饮家群里提及Henri Germain的名字,大家会不约而同的交口称赞。不过,当你细数当今勃艮第白酒名家之时,恐怕鲜少有人会提及Henri Germain。为何如此?

这或许现任庄主Jean-Francois Germain安静、腼腆而又谦逊的脾性不无关联。据闻他甚至拒绝专业葡萄酒记者的拜访,宁可专心于酒窖或酒园作业。其次,尽管坐拥8公顷田地,规模小但不算微小,年均产量可达2-3万瓶(Germain绝大部分的配额都在英国市场)。不过遗憾的是没有特级园,这使其很难在酒评家的’高分榜‘中占有一席之地,更难以引起’大V‘的兴趣。酒庄虽有默尔索准特级园’石头‘(les Perrieres),但却是一个仅0.12公顷的迷你地块,年均产量1桶,几乎绝迹于二级市场。另外一个造成酒庄曝光不足的原因是历史不长,尤其酒质在2004年之后突飞猛进。Henri Germain又是遵循传统勃艮第酿造,需要陈年方能展现实力,按照村级5年、一级园8年的适饮通用定律,Germain的一级园才刚刚进入巅峰期,那么有幸能见识到Germain白酒巅峰状态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酒香不怕巷子深,恰是这座隐藏于默尔索小庙的真实写照。2018年,Jean-Francois Germain的女儿Lucie加入酒庄,开启新的传承。


BLANC

Meursault 1C les Perrieres – 0.12ha
Meursault 1C Les Charmes – 0.75ha
Meursault 1C Posusot – 0.25ha(首年份2012)
Meursault Chevalieres – 0.5ha
Meursault Limozin – 0.25ha
Meursault.- 2.01ha (Vireuils, Peutes Vignes, Moulin à Judas, Clos du Cromin, Dressoles及Les Pellans)
Chassagne-Montrachet 1er Cru Morgeot-Les Fairendes – 0.5ha

ROUGE

Bourgogne Rouge – 0.25 ha
Chassagne-Montrachet Rouge – 0.5 Ha
Meursault Clos des Mouches Rouge – 0.25 Ha
Beaune 1er cru Bressandes – 1.25 Ha (1960-65)

酒农视野@2016(白)

Jean-Marc Roulot
勃艮第最会演戏的酿酒师 jean-marc roulot

Jean-Marc Roulot以‘超级困难’来形容2016年份。2016年的霜冻惊世骇俗,仅有石头园Perrieres独善其身。霜冻不仅让我们损失了将近65%的产量,而且耗费了大量额外的精力和时间。我们不得不重新修整葡萄藤的蔓生,而霜冻过得葡萄藤非常容易断裂,因此需要加倍小心。除此之外,霜冻过的葡萄藤更加脆弱,更易遭受霉菌的袭击,我们不得不持续的进入园间进行作业。

一直到7月份老天爷才显露出怜悯之心,天气朝着好的方向变化。我们将采收日定在9月19日,葡萄藤上的幸存者少得可怜,不过很干净。最终的产量真的是少的可怜,比如1.37公顷的Clos de la Baronne只有3桶,相当于每公顷平均产出500升。

2016年份霞多丽的力量不如预期,好在这个年份有着上佳的风土穿透性。2016年份不具备超强的陈年潜力。Les Tillets葡萄藤在2015年采收期后翻新,因此2016年份并无出品。2016年份起,Roulot的标志之一Les Tessons, Clos du Mon Plaisir正式改名为A Mon Plaisir – Clos du Haut Tesson。

从瓶子最爱的、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来看,Jean-Marc Roulot在2016年份依旧表现突出。Allen Meadows对于2016 Clos des Bouchères的评价略低于之前的2014和2015年,与2013年持平。当人们在为2016年份超级大减产捶足顿胸的时候,或许也应该感恩老天爷并没有扔下一个烂摊子。

Roulot旗舰代表作
  • 2013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1-93 ❤️
  • 2014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2-94 ❤️
  • 2015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1-94 ❤️
  • 2016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1-93 ❤️
Oliver Leflaive
名门之后 Oliver Leflaive

酒庄酿酒及技术主管Franck Grux直言2016年份是一个不堪回首的种植季,严重的霜冻及频发的霉菌几乎摧毁了酒农的全部信心。

我们在4月10日左右萌芽出现,但是整个酒园几乎是浸在水里。低温延缓植物的生长,不过仍有三三两两的新叶。之后霜冻袭击了几乎整个伯恩区(Cote de Beaune),所幸Puligny村仅有位于上坡的特级园遭受冻害,但这对于2016年份的减产而言无济于事。

夏季天气和煦,酒园里的葡萄抓住机会使劲生长,我们在9月20日下地采收,直到10月8日才完成。霞多丽的成熟度上佳,因此我们没有加糖也没有进行搅拌酒脚,不过2016年份装瓶时将增加二氧化碳含量。

2016年份Chassagne及Meursault的产量仅有6-12hl/ha,而Puligny则有45hl/ha,一些酒园由于产量过低根本无法酿造,比如Montrachet, Bienvenues-Batard-Montrachet等。

酒农视野@2016(红)

它就像是一位老相识,在你无助和开心的时候都是你最忠实的听众,不论何时它都能让你敞开心扉,心情愉悦。

Eric Rousseau of Domaine Armand Rousseau

gevrey村王者阿曼

Eric Rousseau在接受Burghound.com采访时如此评价2016年份:它就像是一位老相识,在你无助和开心的时候都是你最忠实的听众,不论何时它都能让你敞开心扉,心情愉悦。尽管我对于这个年份的品质十分满意,但是过程并不轻松。我们遭受了史上最严重的冰雹,Chambertin和Clos St. Jacques损失最为严重,前者每公顷平均产出仅为1600升,比正产产量少了60%,而后者则将近30%。冰雹从来不单兵作战,霉菌同样是葡萄的天敌之一。为了对付它们,我们疲于奔命。狄俄尼索斯直到7月中才力挽狂澜,剩下的时间里酒园显得异常平静。

9月23日是采摘日,风和日丽晴空万里。除了Chambertin和Clos St. Jacques,采收工的篮子里是一颗颗干净发亮的黑皮诺,其中以Clos de la Roche的葡萄最为完美。酒精度预测介于12.5与13度之间,酸度平和。葡萄皮很厚,不过仍然不如2005和2015年份。如果要与以往年份做类比,我认为2016年份是2014年份的加强版,无论是成熟度还是浓郁度。

尽管Chambertin酒园遭受重创,但Eric Rousseau展现出大师级的造诣,非但没有让这颗Gevrey村的明珠失去神采,反而将其潜力发挥至极致,成为近年来出类拔萃之作。Allen Meadows更是认为2016 Chambertin拥有超越2015年份的潜力,桶鉴更是达到96-99,完美超越2015年份95-98。颇值一提的是,近年来AM已鲜少给出99的准满分,考虑到残酷的产出,2016 Chambertin必将成为酒商竞相争夺的香馍馍。

Rousseau酒庄三大园中其余两个’Chambertin-Clos de Beze’和’Clos St. Jacques’在2016年份同样表现杰出。‘千年老二’贝日园Clos de Beze 2016的感觉如同电影‘邪不压正’里的李天然(演员彭于晏),一流的身材、优雅的气质以及恰到好处的肌肉。总而言之,这是一款不断给你惊喜的佳酿。从Allen Meadows的桶鉴分数来看,贝日园维持了往年的水准,略逊于2013及2015年但却优于2014年份。

Eric Rousseau表示CSJ在2016年遭受重创,下坡处损失惨重,因此主要以上坡处的果实为主。然而,CSJ 2016却在最近几个年份里脱颖而出,以桶鉴93-96夺魁,超越过往三个年份。

Chambertin
  • Chambertin 2013 : 96-98
  • Chambertin 2014 : 93-96
  • Chambertin 2015 : 95-98
  • Chambertin 2016 : 96-99
Clos de Beze
  • Clos de Beze 2013: 95-98
  • Clos de Beze 2014: 93-96
  • Clos de Beze 2015: 95-98
  • Clos de Beze 2016: 94-97
Clos St. Jacques
  • “Clos St. Jacques” 2013: 93-95
  • “Clos St. Jacques” 2014: 93-95
  • “Clos St. Jacques” 2015: 93-95
  • “Clos St. Jacques” 2016: 93-96

Christopher Roumier of Domaine Georges Roumier

Christopher Roumier

Christopher Roumier坦言2016年份对于他的酒园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时期,尤其是遭受冰雹及霉菌双重打击的香波慕思妮村。艰难的程度从产量就可以看出,Chambolle-Musigny村级酒园每公顷平均产出不到1000升,一级园Les Cras是1100升/公顷,Musigny和Les Amoureuses差不多都是1700升/公顷。唯一能让Christopher欣慰的是Bonnes-Mares和位于Morey村的独占园Clos de la Bussières,都达到了3000升/公顷。最惨的是Corton-Charlemagne,一颗不剩。Chambolle-Musigny一级园Combottes也好不到哪里去,收回的葡萄都能轻易地清点颗数,无奈只能将其与Chambolle村级混酿。

我们将采收日定在9月27日,那天晴空万里,篮子里的葡萄干净成熟,这一年的葡萄表皮特别厚,因此没有进行额外的压帽(punching down),整体而言大约使用了20%-100%整串发酵。尽管2016年份在集中度上不如2015,但却是一个富有潜力的年份。如果真要选一个年份作比较,我认为2016与2001相似。

2016年对于Christopher Roumier而言是一个新的里程碑。他不仅增加了半公顷的Bonnes-Mares(terres blanches上坡白土区),而且有史以来首次涉足Vosne-Romanee村,0.1311公顷的Echezeaux En Orveau。不过,Christopher可能不会将Echezeaux装瓶,因为他仅仅是采收及酿造,并没有参与种植。

Christopher Roumier保持了一如既往的稳定性,2016年份的黑皮诺在他手里依旧焕发出夺目的光彩。Les Amoureuses桶鉴分仅比被誉为‘世纪年份’的2015少1分,比先前的2013和2014双双高出一分。

2015年份Bonnes Mares是由0.9公顷的红土(terres rouges)和0.6公顷的白土(terres blanches)组成,而2016年份始Roumier在白土区增加了0.5公顷,使得红白土结构成为40%与60%。Allen Meadwos认为2016 Bonnes Mares Roumier因此变得更加温柔细腻。不过这点恐怕世上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察觉,毕竟需要有丰富的品鉴经验、敏锐的味蕾以及出色的判断力。桶鉴分数上,2016略逊于2015及2014,与2013年份持平。

Les Amoureuses
  • 2016 Les Amoureuses: AM93-96
  • 2015 Les Amoureuses: AM94-97
  • 2014 Les Amoureuses: AM93-95
  • 2013 Les Amoureuses: AM93-95
Bonnes Mares
  • 2016 Bonnes Mares: AM93-95
  • 2015 Bonnes Mares: AM93-96
  • 2014 Bonnes Mares: AM94-96
  • 2013 Bonnes Mares: AM92-95

Aubert de Villaine of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Aubert de Villaine by the cross at the foot of Romanée-Conti vineyard.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Vosne-Romanée, Côte d’Or, France.

2016年份的种植季并没有一个好的开头。冬天太温暖,致使隐匿在土壤里的寄生虫蔓延生长。春天也比以往更加温暖和潮湿,使开花时间过早。潮湿的程度从降水量可见一斑,2016年Vosne村的降雨量是516毫米,这是1910年以来最高纪录。据老一辈人相传,1910年整个勃艮第几乎颗粒无收,因为地下室的橡木桶都被水冲走了。如此大的降雨量使田间作业变得非常困难,对于采取有机种植及生物动力法的葡萄园更是一场灾难。

除了霉菌蔓延,更糟糕的是4月底北风来袭,一夜之间,我们发现Montrachet, Bâtard-Montrachet, Echézeaux及Grands Echézeaux的葡萄藤遭受了严重的霜冻。幸运的是,我们其他的酒园几乎毫发无损。坦白说,我们的损失与其他酒农相比已经算是非常小了。

潮湿的天气加上霉菌病害对于延长的花期(6月9日至25日)来说并非好事,葡萄成熟不均现象普遍存在。个头小的葡萄往往意味着更佳的品质,但代价却是产量的降低。

7月中才出现转机,天气变得非常好,而且一直持续到采收。大自然就是如此奇妙,适时出现的转机抵消了先前恶劣气候造成的影响,葡萄的成熟度上佳。我们的采收期定在9月22日,第一个采收的是Corton,最后则是位于Vosne的两个特级园Echézeaux和Grands Echézeaux。虽然大小伊瑟索合计将近8.25公顷,但是我们却仅用时一天便完成,大伊瑟索每公顷仅产出700升而伊瑟索则为600升,这意味着这两个特级园损失超过90%。

葡萄皮非常厚实且有不少小个头,这使得汁液的集中度更佳。由于成熟度非常好,我们整体上使用了大约70%的整串发酵,为时20天左右。

2016年份的表现超出预期,尤其是在如此恶劣的自然条件下。2016年份的力量不如2015年份,但却具有更加穿透性的风土典型性。不得不提的是产量少到可怜的Echezeaux,2016年份Echezeaux是我酿造过最佳的Echezeaux。2013和2014 Echezeaux的AM桶鉴均为91-94,2015则是92-94,但是2016年份却达到92-95,为近年来最高评价。

Aubert de Villaine认为2016年份与2012年份相似,更具备与上个世纪1996及1999两个大年媲美的潜力。这是一个杰出的年份。2016年份DRC在Allen Meadows的眼中的确不俗。

以旗舰园踏雪La Tache近几年的评价为例:

  • 2013 La Tache: AM94-97
  • 2014 La Tache: AM94-96
  • 2015 La Tache: AM96-99
  • 2016 La Tache: AM94-97

2015年份独占鳌头,以将近满分的99分征服了‘挑剔的‘Allen Meadows。2016年份踏雪则与其余几个年份保持了一贯的水准,更以一分优势超越优秀的2014年份。

DRC各园2016年份产量
  • Romanee-Conti : 24hl/ha
  • La Tache: 31hl/ha
  • Richebourg: 24hl/ha
  • Romanee St. Vivant: 27hl/ha
  • Grands Echezeaux: 7hl/ha (55年老藤)
  • Echezeaux: 6hl/ha (90% Les Poulaillères / 10% Clos St. Denis, 45年老藤)
  • Corton: 22hl/ha

几乎损失一半产量的2016年份

大减产

2016年份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年份,前半段以霜冻、霉菌以及毁灭性的打击为主,但后半段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并最终有了一个超预期的收尾。

2016年份种植季节的梦魇始于4月26日晚,一场突入袭来的霜冻不仅冻死了葡萄园绝大多数的幼苗,也将酒农的心情降到了冰点。据资料显示,这是自1981年以来勃艮第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霜冻。在过去,即便是最严重的霜冻其受灾酒园也主要是靠近国道D974附近的酒园。但是,2016年份连位于山坡中间的慕斯尼乃至大蒙哈榭都未能幸免。几乎所有的酒园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从轻微减产到颗粒无收。靠近山谷附近和气候凉爽的酒园遭受的打击更为严重,除此之外,拥有更佳蓄水能力的酒园也因为霉菌而损失惨重。不过,也有极少数的酒园幸免于难,一些酒园的产量甚至完全符合正常水平。

霜冻和霉菌有点像孪生兄弟。2016年遭遇了如此严重的霜冻,霉菌自然也成了酒农最为困扰的麻烦之一。一些酒农甚至直言2016年的霉菌是史上最糟糕的。不过幸好,霜冻和霉菌并不一定同时出现,一些干燥凉爽的地方就不太受霉菌的侵袭。然而,地处潮湿位置的酒园则会深受其害,这些酒园在霜冻和霉菌的双重打击下几乎全军覆没。2016年6月,许多酒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纷纷表示霉菌的危害甚至大过霜冻。

否极泰来,正当酒园和酒农所能承受压力和破坏达到极限,一切豁然开朗。7月、8月及9月的天气和煦温暖,干燥的环境让霉菌无处藏身,气温不断攀升,葡萄的成熟度迅速上升。采收前三个月的阳光不仅温暖了酒园,还有酒农几近奔溃的内心。整个金丘地区,霞多丽的采收于9月20日开始,而黑皮诺则在9月底才开始。9月底,勃艮第下了几场雨,为采收进一步提供了完美的条件。最终虽然产量极低,不过葡萄品质不俗,而且成熟度上佳。

2016年种植季节情况十分复杂,不仅难度系数高而且困难重重。复杂主要有几个原因,其一是少数酒农并未受到霜冻霉菌的侵害,因而他们代表了2016年份最真实的面貌;其二是霜冻相当于一次天然的’绿色采收’,因此这部分减产的酒园产出的葡萄酒往往拥有极佳的集中度和强度;其三是霜冻除了造成减产,还导致了葡萄的二次生长。一些酒农将两代葡萄混酿从而诞生了新的且更加独特的香气和酒体。7-9月间充足的光照和适宜的温度让两代葡萄之间的成熟度差距进一步缩小。由于两代葡萄的成熟度不可能在同期达到一致,因此一些酒农选择放弃二代葡萄,一些酒农则接受它们之间的差异同时采收,还有一些酒农则分两次采收以便得到更加接近的成熟度。理论上来说,两代葡萄的成熟度不可能达到完全一致,两者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因此,两代葡萄混酿将会使2016年份更加复杂,品质也会愈加参差不齐。

令人惊奇的是,大多数酒农更加偏爱经典的2016年份,而不是丰盈饱满的2015年份。由于2016年份情况实在复杂,因此应该本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态度客观分析。不容置疑的是,2015年份如今的表现的确普遍优于2016年份。但是,2016年份的特点是不缺乏力量的优雅,

选择2016年份勃艮第需要运气、经验以及钻研。顶尖酿酒者在困难的年份里会付出更加辛勤的劳动,更加严格的筛选以将一切隐患隔绝在酒窖大门之外;平庸酿酒者坐享其成,既不会竭尽全力照顾酒园亦不会采取严格的措施控制品质,因此选择优秀的酿酒者显得更加重要。这其实本身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酿酒者永远是第一考虑要素。其次,那些因为霜冻而大幅减产的酒园也应该是不错的选择。它们往往具有上佳的集中度和力量,并且具备良好的陈年潜力。

酿酒师年份 – 2016

酒农在葡萄园里抵御霜冻

勃艮第2016年份的主旋律是霜冻及霉菌。霜冻的直接后果是减产以及高集中度,后者是因为存在成熟不均现象,一些葡萄个头较小而果肉比重低,浓缩的自然是精华,也俗称short berries。勃艮第的short berries往往是高质的征兆,比如之前的1996年份。不过,2016年份霜冻及霉菌肆虐的太多厉害,一些酒园每公顷的平均产出不足500升,如果酒农不够冷静而以次充好扩大产量,那么他们的2016年份将是一个很水的年份。

一些酒农认为2016年份种植季遇到的霉菌是史上最糟糕的一次,霉菌某种程度上比霜冻造成的危害更大。客观的说,如此双重打击下的2016年份很难会有整体上佳的表现。这是一个绝大多数人难以启齿的话题。

如今是一个快消的时代,酒友关心的问题是2016年份如何?这个问题实在太简单粗暴。笼统的认为2016胜过2014年份、或者不如2015年份,如此以偏概全的答案都是不负责任的。在我看来,酿酒师年份可能是2016年份最精辟的概括。对,关键看人!

风土之于酒农,恰如食材之于厨师。酒农总是谦卑的认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仅仅是将风土真实的诠释出来,一切功劳都是风土的。厨师也总是谦逊的说食之鲜则无敌,当你拥有新鲜的食材,美味自然而来。如此,为何同一块Musigny的风土,Lalou Bize-Leroy酿造的就比其他人家贵上十几二十倍?炒作是高价的推手,但绝不是根本root cause。寿司之神小野二郎手捏的寿司令人提早数月预定,仍然一席难求,仅仅只是煮、蒸、烤、腌等简单的料理手法,却能吃出非常细腻的味道。人,才是决定风土和食材的潜力的决定性因素。

2016年份勃艮第种植季严峻和复杂的自然气候条件是一块天然的试金石,唯有那些尊重自然且具有高超造诣的匠人方能酿造出令人感动的佳酿,而平庸的酒农很难像2015年份一样顺势而为皆大欢喜。

从酒农自身的见解和Allen Meadows的品鉴来看,顶级大家和优秀酒农不论产区和等级都保持了一贯的水准,甚至个别酒款超越2015年份,比如Eric Rousseau Chambertin 2016以BH99分力压2015年份。顶级大家的代表如Christopher Roumier, Aubert de Villaine及Eric Rousseau,而优秀酒农的佼佼者比如Gerard Mugneret, Ghislaine Barthod及Georges Mugneret-Gibourg等。

风土与年份都是死的,而人是活的。选酒,还是得挑人。

Gevrey村最美的村姑

 
勃艮第地区(Bourgogne)是法国的骄傲,不仅风景如画而且美酒如云。她是举世公认的著名法定葡萄酒产区,葡萄园根据种植方法、种植葡萄及土壤特性分为大区级产区/Appellations Régionales, 村级产区(Appellations Village)和特级产区/Appellation Grands Crus。当地整整100个法定产区(AOC),占整个法国葡萄酒法定产区的20%以上。AOC村级产区的酒园根据风土典型性进一步细分为村级园和一级园(premier cru),酿成的酒分别俗称为村姑和艺妓。酒如其名:村姑是乡村里的年轻女子,其貌不扬但个性纯真、与世无争;而艺妓则出身高贵,端庄大方优雅高贵。白富美’艺妓’婀娜多姿、艳丽性感及个性突出,是无数人的梦中情人;但是村姑的性格朴素大方,以一种非常原始的方式呈现产区的共性,同样博得老饕的好感。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村级产区培养出来的村姑性格也各不相同,恰是这种多样性使勃艮第经久不衰。即便不提以霞多丽见长的伯恩区(Cote de Beaune),夜丘区(Cote de Nuits)的多样性也已经足够丰富。Morey-St-Denis村的妖艳、沃恩罗曼尼村(Vosne-Romanee)的高贵、香波慕斯尼村(Chambolle-Musingy)的优雅、以及基维香贝丹村(Gevrey-Chambertin)的雄壮。它们相互比邻但却风格迥异。自古以来,基维香贝丹村便享有盛誉。有史记载,拿破仑最爱的红酒即来自此,故而基维香贝丹村亦有王者之酒的美誉。基维香贝丹村是勃艮第北区夜丘(Cote de Nuits)最大的产酒村,村级酒园的种植面积就达300公顷,一级园则超80公顷,村内有9个特级产区,为勃艮第产酒村之最。Gevrey-Chambertin村名后缀来自于村内特级园Chambertin,自古以来便是与La Romanee-Conti、La Tache及Musigny等相媲美的顶级风土。
‘我的最爱’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换言之,光有葡萄园还不够,一定要有杰出的酒农方能培养出水灵的村姑,美的不可方物。基维香贝丹村的伯乐举不胜数,声誉卓越且受人尊敬的譬如王者酒庄阿曼卢梭(Armand Rousseau),Gevrey村双雄杜加Bernard Dugat-Py及表兄克劳德·杜家Claude Dugat、袖珍酒庄丹尼斯巴切利Denis Bachelet、膜拜级傅里叶Fourrier、以及隐士酒庄阿兰博格Alain Burguet。他们对于基维香贝丹产区风土的诠释如同手术刀般的精准,培养出来的村姑也非同凡响。一千个人的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我眼里,基维香贝丹村’最美村姑’的桂冠非’她’莫属。为了验证我的观点和眼光,我将借鉴和引用勃艮第最权威品鉴大师Allen Meadows的评分评语以资佐证。
1999年,金融背景的Allen Meadows创建了品鉴期刊Burghound.com,仅专注勃艮第且由其本人独立评分以确保公平性与一致性,为最权威的勃艮第品鉴期刊。
王者阿曼Armand Rousseau Gevrey-Chambertin
基维香贝丹最美的村姑?我相信超过80%的酒友会不假思索的回答 – 阿曼卢梭。的确,阿曼卢梭酒庄历来享有盛誉,尤其酿造的Chambertin为勃艮第最顶级的佳酿。阿曼卢梭酒庄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基维香贝丹酒庄,15公顷的酒园中将近90%位于基维香贝丹村。卢梭家族尊重传统且对大自然心存敬畏,世代传承统一的酿酒风格。阿曼卢梭酒庄事实上也的确就是基维香贝丹村的旗帜和招牌,尤其是那无与伦比的王者之田Chambertin。
Armand Rousseau AM桶鉴均值图 1999-2015
然而,在过去17年的时间里,这个久坐神坛之上的膜拜级酒庄出品的村级却并没有得到Burghound.com的认可,在七伯乐里排名竟然是倒数第一!阿曼卢梭的村酒实际上来源颇佳,除了几个村级略地,还有一级园Clos Prieure Haut及Estournelles St. Jacques。即便如此,阿曼卢梭的村酒依然难逃垫底的厄运。从BH创刊至今,阿曼卢梭酒庄村姑的桶边区间均值为86.6-89.2,17个年份竟然没有得到过Allen Meadows的赏识,一颗小红心表彰(BH小红心代表杰出的品质)都没有,简直算得上惨淡。
Gevrey双雄Claude Dugat Gevrey-Chambertin
Claude Dugat家的村姑妩媚迷人,力压阿曼卢梭。
与堂兄Bernard Dugat-Py并称基维香贝丹村双雄的Claude Dugat是典型的勃艮第小酒农,至今已经传承五代,整个酒庄一共就6公顷的酒园,而且全部都在基维香贝丹村。现任庄主Claude Dugat内敛、安静,他的酒恰如其人。3.39公顷的村级酒园是酒庄最大的田产,葡萄主要来自略地La Bossière,60%的新桶陈酿,Claude Dugat倾注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将其培育成一位妩媚迷人的村姑。1999至2015年间17个年份,Claude Dugat家的村姑BH桶边区间均值为87-89.4,17个年份里收获了5个小红心,力压阿曼卢梭家。
纯净的傅里叶Fourrier Gevrey-Chambertin Vieilles Vignes
Jean-Marie Fourrier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将酒庄打造成为勃艮第最受尊敬的酒庄之一,以平均低产和超级老藤著称,风格极致纯净。葡萄酒作家Clive Coates更是盛赞Fourrier是勃艮第最好的酒庄之一。酒庄约9公顷的酒园几乎都在基维香贝丹村,旗舰Griotte-Chambertin是BH年度不可错过酒单的常客,而超一级园圣雅克Clos St Jacques更是与王者阿曼卢梭相媲美。Gevrey-Chambertin Vieilles Vignes的葡萄藤位于Brochon村的Les Champs Perriers,近80年的老藤,酒体饱满,单宁强硬,拥有极佳的深度和层次。
Fourrier AM桶鉴均值图 1999-2015
Jean-Marie Fourrier培养的村姑以微弱的优势超越Claude Dugat,15个年份的桶边区间值为87.7-90.1,得到7颗小红心。2012、2013及2015三个年份桶边高值都达到了惊人的92。Allen Meadows评价Fourrier家的2013年份村姑骨子里就是Gevrey-Chambertin,但是性格却十分温顺,不事儿,是一位人见人爱的美人儿。Fourrier家的2015年份村姑除了骨子里是Gevrey-Chambertin,而且性子很烈,甚至带刺儿,需要时间方能绽放。由此可见,Jean-Marie Fourrier不仅能精准的诠释产区风土,而且能将年份的特色清晰的烙印在酒里面。
魁梧的巴切利Bachelet Gevrey-Chambertin Vieilles Vignes
俗语云巧妇难为无米炊。Domaine Bachelet真可谓家中无良田,一共4公顷的酒园,三分之二是村级和大区,最拿得出手的则是褒贬不一的特级园Charmes-Chamertin。即便如此,Clive Coates依然被其出色的酒质感动,将其列为17家三星庄之一。Denis Bachelet的功力由此可见一斑。Bachelet家的村级共有1.23公顷,绝大部分位于Brochon村边上的略地En Deree,葡萄藤介于60-70年之间。酒园里土壤粘土含量少,有大量含化石的石灰岩,因此葡萄酒酒体坚实且单宁有力。
Denis Bachelet AM桶鉴均值图 1999-2015
Bachelet家的村姑一直享有盛誉,几乎是勃艮第权威年鉴Burghound.com年度榜单的常客。1999-2015年间BH桶边均值介于88.2-90.6,从2004年起桶边高值没有低于90,一些比较出色的年份里如2009、2010及2015均达到92!Allen Meadows的评语里总是会提及Bachelet家的村姑不仅像Gevrey,而且是身材魁梧有力。他建议最好能陈年6-8年再开瓶Bachelet家的Gevrey村酒。不得不提的是,Allen Meadows在17年里给了14颗小红星,钟爱之情溢于言表。
我的最爱 ‘Mes Favorites’Alain Burguet Gevrey-Chambertin
近年来,Domaine Alain Burguet/阿兰伯格酒庄这座’小庙’在强手如林的基维香贝丹村引起了不小的的波澜。创始人Alain Burguet的酿酒水平得到了众多权威鉴赏家的一致好评,其中最掷地有声的当属Allen Meadows,他在Burghound.com中毫不掩饰对这家小酒庄的喜爱和赞许。Alain Burguet酒庄成名作即是村酒Gevrey-Chambertin ‘Mes Favorites’(我的最爱),1999年之前以Cuvee Vieilles Vignes装瓶。’Mes Favorites’并不是某一个特定的略地名,而是由18个地块混酿而成,位于产区北边靠近Brochon村的区域,葡萄藤的平均藤龄超过60年。可谓融合了基维香贝丹产区不同地块的菁华,集大成者。
‘Mes Favorites’ AM桶鉴均值图 1999-2015
勃艮第大师Allen Meadows对Mes Favorites不吝溢美之词,认为这是基维香贝丹产区最佳村酒之一。2002年份/AM91, Outstanding – ’This is easily of top 1er quality and highly recommended’ (强烈推荐,一级园的素质和表现。)2003年份/AM90, Outstanding – In sum, this is a superb villages.(精彩绝伦的村酒。)2004年份/AM91, Oustanding – This is easily of 1er quality and is also recommended.(绝对衬得上一级园的身份,推荐。)

2005年份/AM91, Outstanding – In some, this delivers 1er quality.(这就是一级园。)

从1999年问世以来,‘Mes Favorites’就没有让人失望过。1999至2015年BH桶边均值为88.7-91.1,中间值更是接近90。如此优异的表现,即便是名家艺伎(一级园)也不过如此。不论是困难的还是容易的年份皆有杰出的表现。mes favorites在17个年份里获得了13颗小红心,近年来更是Burghound.com年度最佳性价比酒单的常客。

老妖杜加 Dugat-Py Gevrey-Chambertin Coeur de Roy Très Vieilles Vignes
然而,Alain Buruget的’Mes Favorites’还不是终极村姑。Domaine Dugat-Py之所以被我称之为老妖,原因有二。一是酒庄历史悠久,Bernard Dugat-Py已是家族第十二代传人。二是酒庄拥有一些金丘地区最古老的葡萄藤,部分地块里甚至有百年老滕。Dugat-Py酒庄有几款村酒,其中以Coeur de Roy Très Vieilles Vignes最为出色,由来自Epointures, Combe du Dessus, Jouise和Les Marchais等略地的葡萄混酿而成,葡萄藤龄介于50-100年,每年留梗比例大约介于60%-70%。Dugat-Py家的村姑Coeur de Roy天赋惊人,1999年至2015年BH桶边区间值达到了骇人听闻的89.5-92.1,收集了17颗小红星,17年里一颗都没落下。Dugat-Py的村姑因为超级老藤而以深度和坚实的架构著称,唯有耐心方能赢得芳心。
Dugat-Py AM桶鉴均值图 1999-2015
综合AM桶鉴均值和红心数来看,Dugat-Py家村姑Coeur de Roy Très Vieilles Vignes以无可争议的优势独占鳌头,榜眼是Alain Burguet家的Mes Favorites,探花则是三星庄Bachelet。Dugat家17个年份的桶鉴均值达到恐怖的90.8分,AM90便意味着值得特意寻找和窖藏,一款村级酒能有如此成绩实在不可多久。Allen Meadows更是连续17年都给予Dugat家代表杰出品质的红心,完美的表现。榜眼’mes favorites’的表现同样杰出,AM桶鉴均值89.9意味着不凡的品质,13颗小红心则意味着稳定的品质。对于名不经传的Alain Burguet来说,以微弱的优势力压名家Bachelet,与Fourrier, Claude Dugat及Armand Rousseau等名庄相比更是拥有一分以上的优势,这样的表现令人惊喜。
各家村姑 桶鉴均值图
买酒除了喜欢,最重要的自然是性价比。然而,性价比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如果你将勃艮第与波尔多甚至新世界相比较,他们之间没有可比性,好比橘与枳。六位大师培育的’村姑’都产自一个产区,单一葡萄酿造,因而可以论性价比。图8将各款村酒历年来的国际均价以线性展示,而将AM桶鉴均值以竖条显示,性价比高低便一目了然。两个老派名家Dugat-Py和Armand Rousseau的村姑高居榜首,只是一个状元一个垫底,如果你没有特殊的A.R.情结的话,估计不会选择后者。Claude-Dugat、Fourrier与Bachelet三者身价相近,但是Bachelet的品质更胜一筹。最物美价廉的则是Alain Burguet的’mes favorites’,品质上与老大Dugat相差不多,但是身价足足差了2.4倍。真正的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
性价比No.1 – Alain Burguet
以新锐Alain Burguet Mes Favorites的身价为基数1,Dugat-Py和Armand Rousseau的身价分别是2.3和2.4倍,其余三家则介于1.2和1.3之间。Alain Burguet的村姑Mes Favorites当之无愧的成为Gevrey村村酒性价比之王,Gevrey村的’最美村姑’。
 

神话了的勃艮第2015年份

一千个人的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同样,每个人心中对伟大年份的定义也各不相同。2015年份自始至终都笼罩着耀眼的光环,几乎所有的酒评家和资深爱好者都不吝溢美之词。然而,对于饮者而言,年份的好坏不在于种植季的温度、光照及雨水,而在于杯中。换言之,判断年份优劣的载体终究是葡萄酒。从这个角度来说,权威鉴赏家对于2015年份一些具有代表性的顶级酒园的评价无疑要比笼统的’以偏概全’的年鉴更具有说服力。勃艮第权威年鉴burghound.com的Allen Meadows自然是不二之选。

 

历史上,AM99分的伟大葡萄酒并不多见,主要集中在La Romanee-Conti及La Tache两个独占园。La Romanee-Conti历史上一共获得5次AM99的评价,分别是1934、1990、1999、2005及2010,其中2005年份更是得到AM99+,这应该是目前为止AM装瓶后最高的分数;而La Tache以4次AM99紧随其后,分别是1962,1990,1999及2005。Allen Meadows给出99分最多的年份是世纪年份2005,一共有6次。除了2005年份的康帝园和踏雪,还有Comte de Vogue Musigny, Domaine Armand Rousseau Père et Fils Chambertin, Domaine Jacques-Frédéric Mugnier Musigny以及Ponsot Clos de la Roche Vieilles-Vignes。从这点也再次证明世纪年份2005的实力。1999和1990两个年份各拥有两次AM99,2010年份以1次AM99位列第五。

 

由于目前2015年份装瓶之后的分数尚未出炉,因此只能以桶鉴分数作为对比。一向手紧的Allen Meadows面对2015 La Romanee-Conti的时候不仅激动的给出满分,甚至在评语里都差点忍不住飙脏话。这是Allen Meadows继2009 La Romanee-Conti之后第二次给出桶鉴满分。遗憾的是,2009年份康帝园最后以装瓶后AM98+收尾。某种程度上来说,AM满分表达的是一种态度,不管是装瓶还是桶鉴,这无疑具有象征意义。不过,从这几个代表园的桶鉴分数来看,2015年的评价都以微弱的劣势落后于2010、2009及2005。不过,桶鉴并非盖棺定论,装瓶之后往往会有调整。

 

只是,请大家不用再相信神化了的2015。即便伟大,也可能很难超越2005,除非2015 La Romanee能坚挺的保持100分。

 

伟大的葡萄酒之间存在着一些共性,它们往往以一种极致平衡的方式将葡萄的精髓和风土的特性融合在一起,兼具活力与力量。2015年份就是如此一个年份。某种程度上,2015要比2009和2012两个年份拥有更佳的风土典型性和力量。

 

的确,许多酒评家都认为2005与2015非常相似,但是2015的单宁要比2005更优雅,也远没有那么生涩。从典型风格上来说,一些酒评家认为2015是热情开放的2009与经典的2010的结合体。Meo-Camuzet酒庄庄主Jean Nicolas Meo则认为2015则是三分之二2005与三分之一2009的结合体,它不像其他一些热年份缺乏风土的典型性。另一位黑皮诺大师与。Domaine Georges Roumier酒庄庄主Christophe Roumier的看法与Jean Nicolas Meo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认为2015年份更像是三分之二的2005与三分之一的1990年份。他直言2015是一个伟大的年份,这一年的黑皮诺拥有一切成就伟大的条件:成熟、力量以及平衡。

 

不过,这并不代表所有的酒庄都能酿造出令人满意的佳酿。一些酒庄没有控制好采收时机和萃取程度,过熟的葡萄导致过高的酒精度,个别酒达到14度甚至更高。如此高的酒精度恐怕没有几个酒园能够压得住,更不用提纯净的黑皮诺。如果一些酒庄在高酒精度的基础上在进行重度萃取,那么风土的特性和黑皮诺的本色早已被压制。因此,不论大年小年,人永远是选酒的首要考虑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炎热的酒园比如沃恩罗曼尼产区的Les Brulees(火焰)的表现可能不如一些靠近山谷比较凉爽的酒园比如基维香贝丹产区的Clos St Jacques,但是这依然取决于人。所幸,Les Brulees的几个地主几乎都是功成名就的酿酒大师,Michel Gros, Jean Grivot, Gérard Mugneret乃至Meo-Camuzet等,他们的2015火焰园无一例外得到权威鉴赏Allen Meadows的肯定和赞赏,桶鉴分数都在90分以上,其中的佼佼者自然是名家Meo-Camzuet。Jean-Nicolas Meo酿造的Les Bruleess 2015得到了Allen Meadows桶鉴93-96,并得到’年度不可错过之酒’的称号。Meo的酿酒造诣、80年的老藤、平均低产等都使其脱颖而出。总的来说,整个夜丘区(Cote de Nuits)及伯恩区(Cote de Beaune)的高登产区(Corton)表现优异且稳定,久负盛名的几个产酒村Gevrey-Chambertin,、Chambolle-Musigny、 Vosne-Romanée及Flagey-Echezeaux都有杰出的表现。唯一的遗憾是Nuits-Saint-Georges南部区域产出的葡萄酒过于厚重。

 

夏季炎热的气候使2015年份白酒饱满开放,犹如巴西的桑巴舞一般热情洋溢。幸好,后来8月份凉爽干燥的天气让霞多丽适当冷静下来。如此一来,2015年份的酸度不高,所幸葡萄的PH值上佳,因而一些白酒大家的作品拥有极佳的平衡和新鲜度。但是,这种低酸高PH值的白酒并不具有高酸白酒的立体骨架(backbone),香气和口感上都会带有熟水果的特征,而且入口不似高酸年份拥有极佳的立体感。最典型的例子便是拥有酸度支撑的2008年份与热情洋溢却’软塌无精神’的2005年份。

 

2015年份的霞多丽对于酿酒者的要求较高,一旦处理不当,风土典型性和霞多丽自身特性就会被丰腴的酒体掩盖,从而黯淡无光,沦为平庸。白酒大家Domaine Leflaive被誉为霞多丽最经典的诠释者,酒庄在普利尼蒙哈榭产区一级园Les Pucelles拥有3公顷的地块,地大在一定程度上确保品质稳定。2013、2014及2015年份的Les Pucelles的AM桶鉴分数分别是92-94,92-95及91-93。Leflaive在特级产区Chevalier-Montrachet内拥有将近2公顷的地块,2013和2014的桶鉴分数均为94-97,而2015年份则为93-95。由此可见,即便是顶级名家的2015年份也依然略逊色于先前的2014及2013年份,更不用提普通的酿酒者。

 

选酒的时候,如果你能够综合考虑酒农的采收时机、种植方法、藤龄、平均产出及酿酒风格,那么你将收获不凡的霞多丽和黑皮诺。如同黑皮诺一样,一些酒庄的采收时机不对再加上本身炎热的气候,2015年份的霞多丽很容易有过熟的问题。采取有机种植和生物动力法管理酒园的酒农普遍拥有更佳平衡的酸度和PH值,而严格控制产出的酒农则拥有更大的几率得到完美的果实。一些以’丰盈肥美’风格著称的酒农如Coche Dury可能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妥善处理2015年份,年份本身就已经足够丰腴了。因此,Coche Dury这一类风格的酿酒者需要更好的把握这个平衡。反之,以清瘦风格见长的酿酒者比如Jean Marc Roulot可能会如鱼得水,或者说不会造成’肥腻’。除此以外,一些较为凉爽及干燥的产区也会拥有更佳的表现,比如位于Pernarnd村的高登查理曼特级产区。

 

Domaine Roulot 葫芦

1989年,Jean-Marc Roulot在父亲Guy Roulot去世之后的第七年终于决定放弃巴黎的演艺事业,回归家传酒庄,子承父业。于是,法国演艺圈少了一位不太出名的演员,而葡萄酒的世界里一位超级巨星耀世登场。如今,葫芦酒庄由Jean-Marc和他姐姐共同管理,Jean Marc负责葡萄园和酿酒,而他姐姐则更多精力放在渠道和销售。Roulot家传的酒庄于1820年在美索村创立,Jean-Marc的先父Guy Roulot在上世纪50至60年代不仅将酒庄修复一新,更在Meursault, Auxey-Duresses及Monthelie等地购入土地,为日后酒庄发展奠定基础。Guy Roulot坚持酒庄独立装瓶的做法不仅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酒质,更赢得了广泛声誉。不幸的是,1982年,50出头的Guy Roulot英年早逝。此时,Jean-Marc Roulot还在巴黎追逐戏梦人生,根本无暇顾及酒庄。他的母亲Genevieve无奈之下只能寻求职业经理人,Domaine Dujac酒庄庄主Jacques Seysses为他们引荐实习生Ted Lemon,当时的Ted在勃艮第攻读酿酒学。

Jean-Marc Roulot是一位严谨且对质量有着近乎苛刻要求的酿酒者。尽管在继承祖业后原先成为演员的梦想逐渐褪去,而且他很快适应了酒庄庄主的角色,不过据说他依然会抽空去过过戏瘾。Jean-Marc Roulot与勃艮第名家Hubert de Montille的女儿Alix de Montille结婚,’好女婿’更在上世纪90年代为Domaine de Montille酿制Puligny-Montrachet 1er Cru Cailleret。

最好喝的大区白酒,之一。

Jean Marc Roulot的Bourgogne Chardonnay几乎是公认的最佳大区白酒之一,印象中唯有Domaine Leflaive Bourgogne Blanc与其媲美,当然老太的后花园d’Auvenay Bourgogne Aligote此等神物已经超出了等级的界限。如此好喝的根本还是在于原材料,Bourgogne Chardonnay的葡萄来自名村美索村和普利尼蒙哈榭,建立在坚实架构上的饱满酒体、较佳的集中度,使其绝不同于普通大区。由于仅使用少量的新橡木桶陈酿,因此非常纯净且带有一丝泥土的味道,往往开瓶即有淡雅的芝麻香味。葫芦酒庄单独酿制的村级略地绝不可小觑,个个气质不凡。位于一级园Goutte d’Or上方的Les Tillets海拔320米,表层土壤稀薄,坡田朝向东南,成熟很早但却拥有较高的酸度,矿物味较重,拥有蜂蜜般的质地。Clos de Mon Plaisir是酒庄位于Les Tessons葡萄园内用石头包围起来的一个略地,饱满,丰盈,以及榛果和蜂蜜的味道,典型的美索风格。在优秀的年份,她的表现可与其他一级园相提并论。

村级略地Vireuils, Meix Chavaux及Luchets位于Auxey-Duresses村的边境处,梯田全部面向东北。Les Luchets是Roulot酒庄最大的葡萄园,超过1公顷的面积,由厚实的白垩土壤构成,酒体优雅且具有极佳的陈年潜力。海拔300米的Les Vireuls地势最高,酒非常的清脆、活泼,香味淡雅,酒体较轻;地势最低的则是Meix Chavaux,将近1公顷的酒园,最老的葡萄藤种植于1929年,此后每隔20年左右翻新部分葡萄藤,酒体最为丰盈、饱满及深邃。Roulot酒庄最小的村级略地位于Les Narvaux,仅有0.26公顷,但实际上整个Narvaux面积颇大,位于美索产区中央部位,老太Lalou Bize-Leroy的后花园d’Auvenay在此亦有地块,价格超过许多名家的大蒙哈榭。

唐代韩愈曰:“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勃艮第数百个一级园同样隐藏着璞玉,其貌不扬却潜力无限,只要酿酒师慧眼识才便能绽放夺目的光芒。Jean-Marc Roulot便是勃艮第的伯乐,一度默默无闻的Les Boucheres在他手里绽放出熠熠星光,成为美索产区最受瞩目的葡萄园之一。Meursault Bouchères占地4.2380公顷,位于产区南部,下坡是Roulot的另一个明星园Les Porusot,北边则是名园Les Gouttes d’Or。Les Boucheres的正中央有一个石墙围砌的Clos des Boucheres。Clos des Boucheres自古以来就相对集中在少数地主的手里。20世纪初,Camille Rodier记载Manuel家族是Clos des Boucheres的大地主。2011年,来自纽约的伺酒师Robert Bohr从Cottin兄弟(Laboure-Roi的老板)的手里买下Domaine Rene Manuel,整个交易包括将近7公顷的葡萄园。这些酒园以18年为期限租给了勃艮第两位顶级白酒酿酒师Jean-Marc Roulot和Dominique Lafon,Roulot获得1.377公顷的Clos des Boucheres。

Clos des Boucheres的品质连年上升。2014年,Jean-Marc Roulot将其独占园Clos des Boucheres在酒庄品鉴中排在最强的石头园(Les Perrieres)之前,位于Les Charmes之后。

2003年,Jean Marc购入美索产区一级园Porusot的一个约0.25公顷的地块,就位于Les Boucheres下坡处。Porusot比较男性化,强壮的骨架,非常立体,拥有极好的复杂度和集中度,陈年潜力极好。Roulot酒庄的瑰宝则是石头园Les Perrieres,他们的地块位于Les Perrières Dessous内,应是Jean Marc的父亲Guy Roulot于1976年收购的,仅有0.26公顷,葡萄藤种植于60年代。Clos des Boucheres未崛起之前,酒庄的双子星当仁不让是Charmes和Perrieres,前者开放,成熟,拥有极好的平衡感并能在瓶中发展;后者显得更加优雅,非常完整,饱满、极佳的尾韵。为了更加直观的将Roulot酒庄多个村级略地的实力展现出来,酒庄的品鉴顺序应该是最有说服力的,起码它显示了各个酒款在Jean-Marc Roulot心目中的地位。2015年Roulot酒庄的品鉴顺序是:Bourgogne Blanc, Meursault, Meursault Les Meix Chaveaux, Meursault Les Luchets, Meursault Vireuils, Meursault Les Tillets, Meursault Les Tesson ‘Clos de Mon Plaisir’, Meursault Porusot, Meursault Charmes,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eres, 以及Meursault Les Perrieres。

2017年《浓情酒香》,Jean-Marc Roulot本身出演Marcel。
凭借着Jean-Marc Roulot的天赋和努力,如今的Roulot早已被视为勃艮第风土最佳的诠释者之一,被认为是美索乃至整个勃艮第最为出色的白葡萄酒生产商,Clive Coates将其列为三星庄。事业取得巨大的成功之后,Jean-Marc Roulot近年又重拾年轻时曾经追逐过得演艺梦想。从2010年开始,Jean-Marc Roulot几乎每年都会过一把演戏瘾,虽然几乎都是配角,但是电影的口碑都不错,比如2011年“海的黎明”,2012年”爱丽舍宫的女大厨”,2014年的“外交秘闻”,以及2017年的新片“浓情酒乡”(别名’回到勃艮第’)。这部新片讲述的故事几乎就是以Jean-Marc Roulot的经历为原型:Jean在父亲弥留之际回到阔别十年之久的故乡勃艮第,与兄弟姐妹一起将家传的酒庄发扬光大。
2017年,Jean-Marc Roulot从Camille Giroud挖角了极具天赋的年轻酿酒师David Croix。如此一来,我们应该会有更多机会在大荧幕上见到腼腆而又帅气的Jean-Marc Roulot。David Croix才华横溢,不仅在Camille Giroud崭露头角,自己早在2006年便创建了以自己姓氏为名的酒庄Domaine des Croix,不过与Roulot不同的是Domaine des Croix是以酿造伯恩丘的黑皮诺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