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酒师年份 – 2016

酒农在葡萄园里抵御霜冻

勃艮第2016年份的主旋律是霜冻及霉菌。霜冻的直接后果是减产以及高集中度,后者是因为存在成熟不均现象,一些葡萄个头较小而果肉比重低,浓缩的自然是精华,也俗称short berries。勃艮第的short berries往往是高质的征兆,比如之前的1996年份。不过,2016年份霜冻及霉菌肆虐的太多厉害,一些酒园每公顷的平均产出不足500升,如果酒农不够冷静而以次充好扩大产量,那么他们的2016年份将是一个很水的年份。

一些酒农认为2016年份种植季遇到的霉菌是史上最糟糕的一次,霉菌某种程度上比霜冻造成的危害更大。客观的说,如此双重打击下的2016年份很难会有整体上佳的表现。这是一个绝大多数人难以启齿的话题。

如今是一个快消的时代,酒友关心的问题是2016年份如何?这个问题实在太简单粗暴。笼统的认为2016胜过2014年份、或者不如2015年份,如此以偏概全的答案都是不负责任的。在我看来,酿酒师年份可能是2016年份最精辟的概括。对,关键看人!

风土之于酒农,恰如食材之于厨师。酒农总是谦卑的认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仅仅是将风土真实的诠释出来,一切功劳都是风土的。厨师也总是谦逊的说食之鲜则无敌,当你拥有新鲜的食材,美味自然而来。如此,为何同一块Musigny的风土,Lalou Bize-Leroy酿造的就比其他人家贵上十几二十倍?炒作是高价的推手,但绝不是根本root cause。寿司之神小野二郎手捏的寿司令人提早数月预定,仍然一席难求,仅仅只是煮、蒸、烤、腌等简单的料理手法,却能吃出非常细腻的味道。人,才是决定风土和食材的潜力的决定性因素。

2016年份勃艮第种植季严峻和复杂的自然气候条件是一块天然的试金石,唯有那些尊重自然且具有高超造诣的匠人方能酿造出令人感动的佳酿,而平庸的酒农很难像2015年份一样顺势而为皆大欢喜。

从酒农自身的见解和Allen Meadows的品鉴来看,顶级大家和优秀酒农不论产区和等级都保持了一贯的水准,甚至个别酒款超越2015年份,比如Eric Rousseau Chambertin 2016以BH99分力压2015年份。顶级大家的代表如Christopher Roumier, Aubert de Villaine及Eric Rousseau,而优秀酒农的佼佼者比如Gerard Mugneret, Ghislaine Barthod及Georges Mugneret-Gibourg等。

风土与年份都是死的,而人是活的。选酒,还是得挑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