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农视野@2016(白)

Jean-Marc Roulot
勃艮第最会演戏的酿酒师 jean-marc roulot

Jean-Marc Roulot以‘超级困难’来形容2016年份。2016年的霜冻惊世骇俗,仅有石头园Perrieres独善其身。霜冻不仅让我们损失了将近65%的产量,而且耗费了大量额外的精力和时间。我们不得不重新修整葡萄藤的蔓生,而霜冻过得葡萄藤非常容易断裂,因此需要加倍小心。除此之外,霜冻过的葡萄藤更加脆弱,更易遭受霉菌的袭击,我们不得不持续的进入园间进行作业。

一直到7月份老天爷才显露出怜悯之心,天气朝着好的方向变化。我们将采收日定在9月19日,葡萄藤上的幸存者少得可怜,不过很干净。最终的产量真的是少的可怜,比如1.37公顷的Clos de la Baronne只有3桶,相当于每公顷平均产出500升。

2016年份霞多丽的力量不如预期,好在这个年份有着上佳的风土穿透性。2016年份不具备超强的陈年潜力。Les Tillets葡萄藤在2015年采收期后翻新,因此2016年份并无出品。2016年份起,Roulot的标志之一Les Tessons, Clos du Mon Plaisir正式改名为A Mon Plaisir – Clos du Haut Tesson。

从瓶子最爱的、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来看,Jean-Marc Roulot在2016年份依旧表现突出。Allen Meadows对于2016 Clos des Bouchères的评价略低于之前的2014和2015年,与2013年持平。当人们在为2016年份超级大减产捶足顿胸的时候,或许也应该感恩老天爷并没有扔下一个烂摊子。

Roulot旗舰代表作
  • 2013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1-93 ❤️
  • 2014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2-94 ❤️
  • 2015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1-94 ❤️
  • 2016 Meursault “Clos des Bouchères”: AM91-93 ❤️
Oliver Leflaive
名门之后 Oliver Leflaive

酒庄酿酒及技术主管Franck Grux直言2016年份是一个不堪回首的种植季,严重的霜冻及频发的霉菌几乎摧毁了酒农的全部信心。

我们在4月10日左右萌芽出现,但是整个酒园几乎是浸在水里。低温延缓植物的生长,不过仍有三三两两的新叶。之后霜冻袭击了几乎整个伯恩区(Cote de Beaune),所幸Puligny村仅有位于上坡的特级园遭受冻害,但这对于2016年份的减产而言无济于事。

夏季天气和煦,酒园里的葡萄抓住机会使劲生长,我们在9月20日下地采收,直到10月8日才完成。霞多丽的成熟度上佳,因此我们没有加糖也没有进行搅拌酒脚,不过2016年份装瓶时将增加二氧化碳含量。

2016年份Chassagne及Meursault的产量仅有6-12hl/ha,而Puligny则有45hl/ha,一些酒园由于产量过低根本无法酿造,比如Montrachet, Bienvenues-Batard-Montrachet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