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

太阳2 门户 产区 皮埃蒙特 查看内容

瓶中的皮埃蒙特 | 变革之战 - 改革

2015-11-19 16:10 浏览2917 BY 瓶子
瓶中的皮埃蒙特
变革之战 | 改革 
巴罗洛的变革主要体现在经营格局、葡萄园的管理方法以及酒窖这三方面。巴罗洛的变革有其历史的必然性,而法国的勃艮第则在恰当的时机出现并充当了‘老师’的角色。关于巴罗洛全篇分为三篇,分别为背景、改革、以及融合。
改革

1978年,在经历多年的实验之后,Angelo Gaja发布了首批陈酿于228升法国大酒桶的Barbaresco。这些酒在当时定价很高,但是一经发布却受到来自世界各地酒评家的一致赞扬,Gaja的成功使当地其他生产商争相效仿,很快这股风潮席卷整个意大利。

Gaja之后,Barolo的Elio Altare也不甘示弱。20世纪80年代,Langhe地区广泛使用的’botti’,一种由斯拉夫尼亚橡木制造而成的大桶受到年轻一代酒农的诟病,他们迫切的期望能够改变现状并酿造更佳品质的葡萄酒。他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葡萄酒比如法国波尔多和勃艮第都是陈酿于225升(勃艮第的橡木桶味228升)由法国橡木制造而成的大桶(Barrique)之内。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如Altare逐渐将矛头指向’祖传’的botti,不仅渗漏甚至腐烂的老橡木桶。1983年,一件极其轰动的事件发生了。Altare购买了电锯,并将家中酒窖的’祖传之宝’ botti切成了碎片,以此宣誓告别过去,并打造精品佳酿的决心。不过,他的父亲恼羞成怒,直接逐出家门,并剥夺他的继承权。

著名的Barolo传统酒庄Marchesi di Barolo酒窖内使用的botti木桶
Elio Altare
革新派开始使用法国橡木桶Cadus,抛弃botti

Altare的行为确实有点过于冲动,不过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Barolo年轻一代锐意改革进去的决心和魄力。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期,新兴酿酒者不仅仅满足于销毁过去的botti,而是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葡萄园内。他们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葡萄园内实施修剪花束,以实现绿色采收。绿色采收的目的是为了降低葡萄的产量,从而将有限的养分供给给更少数的花束,从而产生品质更佳的葡萄。据说Gaja仍然是最先开始降低产量的酒农之一,Altare这次得到父亲的同意,并大张旗鼓的实施绿色采收。Michele Chiarlo那时候是通过购买葡萄进行酿造葡萄酒,他始终无法说服种植户降低产量,因此他索性自己在La Morra购买了土地。

这一切,预示着Barolo的变革之战正式拉开了序幕。

冲突 - 新派与传统之争

20世纪80年代的意大利葡萄酒世界因’甲醇中毒事件’而蒙上阴影。皮埃蒙特的一个酒厂为了提高’酒’的酒精度数而在酒中添加甲醇,据估算一共有2升的’甲醇酒’流入市场,20多人因此丧命,还有多人因此失明。在此后的数年里,全世界及意大利本土的消费者闻’皮埃蒙特’色变。这个事件对于皮埃蒙特的声誉及生厂商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他们迫切的期望能向世界证明整个皮埃蒙特正在改变。

幸运的是,从1988年开始皮埃蒙特迎来了历史上最佳的几个年份,尤其是1990年被认为是’世纪年份’。伟大的1990年份并非完全是大自然的功劳,它同样是长期以来当地酒农锐意改革争取更好的成果。1990年份的天气异常的温暖,使得单宁圆润且柔软。酒农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大范围的使用法国的橡木桶,使酒从橡木中获得更复杂的味道和香味,比如香草和巧克力等。到了90年代中期,许多小酒农已经开始家庭作坊式的酿制葡萄酒,并且尽可能低的降低平均产量、采用橡木桶以及转辊式的发酵桶,这一切都使酒质上升,并得到酒评家的好评。

Bartolo Masarello
最传统老派的Barolo酿酒风格

这个时期也是新派与传统派之间分歧严重的时候。自诩为新派的酒农一方面将他们酒窖里所有的设备进行更新换代,另一方面则大张旗鼓的公开斥责传统派的陋习。那个时候,传统派绝非一个褒义词,更像是对默守陈规的守旧派的谴责。传统派的势力和声音则是不断衰弱和减少,其中以Barolo的旗舰人物Bartolo Masarello为代表,还有他的侄子Beppe Rinaldi。Beppe是当地著名的历史学家,他对于新派的批评嗤之以鼻。简而言之,新派与传统派之间的隔阂犹如一道坚实的城墙。

尽管所谓的新派酿酒者倡导较高的集中度及果味,期望通过橡木桶陈酿软化内比奥罗比较粗糙强壮的单宁,并且他们希望酒能够在年轻的时候就易饮;传统派酒农则认为过于猛烈的转桶发酵、分拣台以及橡木桶都毁坏了Barolo和Barbaresco原本的皮革、玫瑰等特征,取而代之的则是巧克力及香草等;而内比奥罗原本的高酸度与单宁的特色都因为新派的做法而消失,新派酿造的葡萄酒酸度偏低,单宁更显苦涩且陈年之后并没有展现出内比奥罗的优雅一面。新派的酒以力量和集中度高见长,而传统派酒农则追求复杂度和优雅。


从当时发行的酒评刊物可以看出酒评家更加认可新派做法。葡萄酒倡导家(Wine Spectator)给传统派的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 1989打出了几乎是羞辱性的76分,但是其余经过橡木桶陈酿的新派普遍分数都高许多。不仅如此,如今几乎是膜拜品的Bruno Giacosa 1989 Barolo Collina Rionda在当时却仅仅只有悲惨的78分。

整个90年代以及新世纪的初始,浓郁、橡木桶陈酿及高集中度的新派酒无往不利,成了英国以及美国市场上的香馍馍。甚至连意大利本土的权威品鉴大红虾(Gambero Rosso)都将其最高荣誉三杯奖授予那些非典型的Barolo和Barbaresco葡萄酒。

上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的这个期间,有一些来自Langhe地区的葡萄酒颜色超乎寻常的深沉,这与当地内比奥罗的特征极其不符,有传言说这是因为一些酒农为了迎合当时的市场而非法的将赤霞珠(Cabernet)或梅洛(Merlot)与内比奥罗进行混酿,以此获得更加圆润的单宁和深沉的色泽。此后,爱好者回归原本的更加纯净的内比奥罗,酒农坊间混酿的行为变得少之又少。实际上,这本身就是一个禁忌话题,并且混酿在当地产区是被严令禁止的。

酒瓶网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葡萄酒世界里产区千千万,我们却独爱非凡的Burgundy与Piedmont。Burgundy是爱好者的终极归宿,全世界兜兜转转一大圈后的最终点;而Piedmont则被视为’意大利的Burgundy’。

微信一周:
二、聊聊勃艮第
三、买买酒
四、聊聊皮埃蒙特
五、吃喝玩
长按即可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500多页的勃艮第白皮书《瓶中的勃艮第》

努力

很好

喜欢

文章点评

0条评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