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瓶网

酒瓶网 门户 产区 皮埃蒙特 查看内容

瓶中的皮埃蒙特 | 变革之战 - 引子

2015-11-5 11:09 浏览2657 BY 瓶子
瓶中的皮埃蒙特
变革之战 | 背景 
巴罗洛的变革主要体现在经营格局、葡萄园的管理方法以及酒窖这三方面。巴罗洛的变革有其历史的必然性,而法国的勃艮第则在恰当的时机出现并充当了‘老师’的角色。关于巴罗洛全篇分为三篇,分别为背景、改革、以及融合。

对于绝大多数朗格山脉Langhe的小农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几乎毁灭了当地的经济和原有的生活。贫穷、掠夺成为最贴切的形容词,此外还有水源问题更是严重的干扰了当地的正常生活和酿酒。山岭地带缺水非常常见,Langhe山脉也不例外。由于通过压泵将水从Tanaro河流引导较高的地势成本非常之高,所以当地酒农基本上都是依赖井水。但是井水在夏天的时候经常干旱,绝大部分的家庭和酒窖都没有活水可用。

Langhe山脉的家家户户常年都只有固定配额的水量,这种情况直到后来通过一套设计精妙的压力系统,从阿尔卑斯山脉的高出利用重力作用以管道引导到家家户户。一些偏远地区直到上世纪70年代方才有了固定的水源。Langhe地区缺水问题的解决的大功臣即是当地有名的酿酒师Giacomo Oddero,人称Barolo之父,正是在他不懈的努力和坚持下整个地区的酒农和居民才有了干净的活水。

Giacomo Oddero为解决当地的水问题坚持不懈的奋斗了数十年。没有稳定及干净的水源,不要说Barolo和Barbaresco的崛起,许多小酒农根本无法继续酿酒。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一些酒农还觉得用清水清洗酒窖是一件罪过的事情。

被誉为传统巴罗洛卫道士的名家Bartolo Macarello与Cavallotto。
 

上世纪末期,Langhe地区的酿酒在种植户酒农与合作社之间两级分化。合作社一般规模较大,他们从种植户手里采购葡萄,并在Alba拥有办公室。有点类似于勃艮第的酒商Maison,一般都财大气粗。另一方面,种植户几乎将他们的葡萄全部卖给合作社,仅保留极少的部分进行酿制自用。种植户的酿酒设备和条件几乎是最原始的状况,十分简陋。这种情况与勃艮第的过去十分相像,不管是经营格局还是种植户的窘境。不过,有两家却是例外,他们是Bartolo Macarello和Cavallotto。他们从上世纪初开始就以酿酒为主业,因此与大多数的种植户酒农截然不同。

上世纪80年代,Langhe地区的酒农除了受到水源问题和陈旧设备的困扰之外,他们还需要种植其他农作物维持生计,比如小麦、水果等,一些家庭还养殖牲畜比如牛和鸡。当地著名的酒农Elio Altare回忆说:“上世纪70年代是最艰难的时期,葡萄园作业是靠牛犁耕,酒窖中的酒槽已经经历了几代人的更迭,橡木桶因为陈旧而不断的渗漏。” Altare指出内比奥罗之所以在当时需要经历马拉松式的发酵以及发酵后的冷浸渍并不仅仅是为了驯服内比奥罗强劲的单宁,实际上这是因为那时候种植户酒农酿造的目的是自用,并不是为了尽快的销售,因此致使内比奥罗发酵完成之后不管不顾。因此,早前内比奥罗超长的发酵并不是特意为之,而仅仅是种植户在处理完葡萄之后就去忙其他的事情了,比如收割其他农作物。

温文儒雅的Elio Altare

Altare还道出了合作社与种植户过去的交易并不如大型的合作社所宣称的那么和谐和紧密。“1975年,那一年的葡萄几近完美,一切就绪,只要合作社(negociant)同意收购葡萄,我们就可以立即行动开始采收。但是,那些奸商却迟迟不作决定,眼睁睁的看着葡萄在葡萄藤上变质,甚至腐烂,两个星期之后他们同意收购,我们不得不以亏损的价格出售。” Altare还指出,奸诈的合作社往往延迟一年才付款,而这在当时几乎是’行规’。

20世纪70年代末期是Barolo历史上的转折期。这个时期,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开始质疑现状,不满于农民处于社会阶层的底部。Altare与其他Barolo的青年一同寻求改变。改变的路径就是要么离开养育他们的土地,要么停止出售葡萄给合作社,自己酿制高品质的葡萄酒,把握自己的命运。与此同时,Barbaresco的Angelo Gaja,一位富有远见及野心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变革,从葡萄园的管理到橡木桶的陈酿。


1976年,一个来自Barolo的代表团到访勃艮第,他们亲眼验证了阿尔卑斯山另一边的同行们是如何翻身做主人,勃艮第酒农不仅自己种植管理葡萄园,更酿制世界上最佳品质的葡萄酒。勃艮第的酒农既然可以以此为生,Barolo为何不可以。这次的拜访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Barolo年轻酒农的生命轨迹。他们回到Barolo之后,锐意改革,更新设备,改变葡萄园的管理方式,并且经常到勃艮第取经学习。此后,越来越多的独立种植户加入酒农这个队列。

另一方面,一些功成名就的名家比如Beppe Colla, Angelo Gaja以及Bruno Giacosa开始效仿勃艮第酒农为单一园(single cru)单独装瓶。当他们装瓶并销售那批60-70年代单一园葡萄酒的时候,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在此之前,生产商几乎都是将不同村子内的葡萄园进行混酿。他们认为这样能够将不同村的风格特性融合在一起,从而创造出一款完美的葡萄酒。比如当时被认为完美的Barolo应该是融合了以香味见长的La Morra,以优雅见长的Castiglione,以及坚实的Serralunga。除此之外,生产商还期望通过将优秀的和普通的产区相结合,以此抵消普通产区的缺陷。不过,一些富有远见的酿酒者如Colla, Gaja, 和Giacosa等认识到特定地块风土的卓越性,并积极的推动建立类似于勃艮第特级园Grand Cru的等级体系。

事实上,法国的勃艮第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Barolo和Barbaresco,那里酒农的作业方式、葡萄园的管理甚至等级体系都对Langhe地区有着深远的影响,勃艮第毋庸置疑是Barolo和Barbaresco复兴之路的引路人。

酒瓶网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葡萄酒世界里产区千千万,我们却独爱非凡的Burgundy与Piedmont。Burgundy是爱好者的终极归宿,全世界兜兜转转一大圈后的最终点;而Piedmont则被视为’意大利的Burgundy’。

微信一周:
二、聊聊勃艮第
三、买买酒
四、聊聊皮埃蒙特
五、吃喝玩
长按即可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500多页的勃艮第白皮书《瓶中的勃艮第》

努力

很好

喜欢

文章点评

0条评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