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

太阳2 门户 知识 选酒 查看内容

真假“第一使徒” - 勃艮第酒标之旅

2015-11-2 17:28 浏览5959 BY 瓶子
酒标之旅
Domaine Georges Roumier
有人说勃艮第并不复杂,搞清楚金丘地区的两个子产区夜丘和伯恩、六大菁英产酒村如香波及沃恩、还有四个等级就能摸清勃艮第的脉络。但这只是表现,事实上,当你接触勃艮第越多越深,除了会‘跪倒在黑皮诺和霞多丽的葡萄藤下’之外,更会惊叹勃艮第的’复杂’。勃艮第几乎所有单独命名的葡萄园(lieux-dit)都被分割成许多地块分而治之(极少数独占园除外),而酒庄则在传承的过程中会消失匿迹或分家产生新的品牌。不仅如此,勃艮第还以其数不胜数的’例外’而饱受诟病。换句话说,勃艮第没有标准化或规则可言,一切都是有例外情况的。在这些’例外’中,最令人奔溃的是勃艮第淳朴的酒农在酒标上的随意性。让人雾里看花,捉摸不透。 

Domaine Georges Roumier近年来已经被誉为勃艮第膜拜级酒庄,不管是名气还是价格都在抓紧向前辈Domaine Leroy靠拢。庄主Christophe Roumier并没有自立门户,而是继承并保留了祖上传承下来的酒庄名Domaine Georges Roumier,仅在其租借的地块 Ruchottes Chambertin以Christophe Roumier装瓶,以示区分。然而,Roumier酒庄在酒标上的随意性让一些资深爱好者都很受伤。 

Domaine Georges Roumier的旗舰当属特级园慕斯尼Musigny,但是最有名气的则应该是其位于香波慕斯尼村的一级园爱侣园Les Amoureuses。风行一时的漫画《神之水滴》更是将其名声和价格推至史无前例的高度,漫画中最令人魂牵梦萦的十二使徒之首便是Domaine Georges Roumier Chambolle Musigny Premier Cru Les Amoureuses 2001,又称第一使徒。年产不过千余瓶,荷包厚的人不少,但是有幸一亲芳泽的幸运儿估计是少之又少。 

两瓶第一使徒,Domaine Georges Roumier Chambolle-Musigny 1er Cru Les Amoureuses 2001。现将左边成为欧标,右边则为日标。

声名远扬的’第一使徒’在市场上流通的就不止一个版本的酒标。下图两瓶第一使徒中,左边那瓶暂且称为欧标,右边则为日标,它们在许多细节方面颇有不同。一、酒园Les Amoureuses名字下一行的'Appellation Chambolle-Musigny Premier Cru Controlee’中,欧标里Controlee的第二个’o'上方有法文音符,类似于一个小帽子一样;而日标里Controlee的第二个’o'上方则是没有小帽子;其二、酒庄名下一行酒庄地址信息里,欧标中‘Cote d’Or’的第一个’o’字母上有小帽子,日标没有;其三、Domaine Georges Roumier的字样在两个酒标里粗细不一样;其四、欧标右下角标有’L AM 01’的字样,L代表LOT,意为批号,而Allen Meadows自然是Amoureuses的简称,01则是年份2001,不过日标没有这一行字。其五、两张酒标的纸张不一样;其六、酒标贴的位置不一样,欧标略高,而日标则更低一些。 

现任庄主Christophe Roumier

这里不讨论酒瓶里面酒的真假,因为这只有你开瓶之后看见塞子、闻着香味、触碰味蕾之后方可定论。增长见闻,涨点姿势,从酒标的角度来扯扯勃艮第的’多样性’和’复杂’才是此文用意所在。因此,希望大家看到这里先不要以一种怀疑的态度审视任一一瓶酒。当你带着有色眼镜的时候,你很难公正的观察,你的判断也会被影响。记住,在勃艮第,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例外的情况比比皆是,千万别有assumption。先入为主和想当然都不适用于勃艮第。 

由于并未直接向Domaine Roumier酒庄求证(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是酒农很忙,呵呵),因此这里更多的是酒友之间的经验和分享。回想起来,那晚发现这一现象的时候,瓶子内心还是小激动了下,勃艮第的乐趣之一可能就是永无止境的探索,不管是味蕾还是认知。 

第一时间求助万能的朋友圈,但是无奈瓶子的朋友圈都是’高大上’的损友,最普遍的回复是说’这酒档次太低,一般不喝’,要么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否定,言之无物。的确,一般的酒友看见同一款酒不同标的第一反应往往是一真一假,一定要分个真假。此外,这支酒的名气实在太大,且产量极其有限,年产不到2000瓶。不要说喝过的人少,见过摸过都是凤毛麟角。
 
第一使徒 欧标。纸张也与日标的明显不同。

虽然这两瓶酒的酒标有诸多不同,但是问题的本质却在于法语的拼写。法语语法中特定字母上小帽子并非可有可无,而是代表两个截然不同的字母,绝不仅仅类似于大小写那样无足轻重。图中最关键的差异实际上是在Appellation … Controlee和Cote d'Or这两处’o’的拼写方法。严格来说,contrôlée和controlée是两个单词,代表两个意思;同理 

Côte d'Or与Cote d'Or也不是一个意思。从这点来说,日标的确非常的’不法国’,完全不符合法语的语法规则。先前之所以将右边那瓶叫做日标,是因为来自日本市场。 

每个市场都有各自的特点和要求(或者说癖好),比如中国市场就要求所有进关的葡萄酒贴上所谓的中文背标,那么日本的进口商有一些另类需求其实在正常不过了。现今的确是中国人在全球大肆购买并购,然而日系资本在全球的根基很深,可以说到处隐藏着日资,勃艮第也不例外。一些顶级的勃艮第酒庄每年都会分配一定数量的酒款专供日本市场,Domaine Roumier便是其中之一。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Domaine Roumier在日本极受追捧,强烈的市场需求促使酒庄特别重视日本,比如Domaine Roumier的Bourgogne Rouge除了在日本市场偶尔遇见,在其他地方包括法国都很难寻觅。 

上图即是美标,然而Cote d'Or的o上并没有小帽子。
 

如果右边真是为日本市场量身定做,那么为何仅仅是Controlee和Cote中的o去掉小帽子,而Controlee倒数第二个的e上的小符号却依然保留?这点的确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我有幸收到朋友发的一张美国市场的第一使徒(美标)Domaine Georges Roumier Chambolle-Musigny Premier Cru Les Amourueses 2001,我就彻底奔溃了。controlee拼法跟欧标一致,但是cote d’or竟然没有小帽子。更令人欲哭无泪的是,一瓶1999年份的Roumier Bonnes Mares Grand Cru酒标上Controlee和Cote d’Or竟然和上述美标一模一样,同样都是contrôlée和Cote d’Or。原先的为不同市场量身定做的推论也就不攻而破,勃艮第万般皆有可能。 

1990年份的老标,酒标中controlee与Cote d'Or都没有小帽子,与日标第一使徒一样。

再反过来想,没有小帽子的o是否仅仅存在于日本市场?答案是否定的,Domaine Roumier Musigny Grand Cru 1990的酒标上controlee和cote d’or与此第一使徒的日标一模一样,都没有小帽子,单单是在controlee倒数第二个e上方有一个小符号。或许有人说这是上个世纪的酒标,今昔不同往昔。不过,现任庄主Christophe Roumier生于1958年,1982年就已经进入酒庄协助父亲Jean-Marie管理葡萄园和酒窖,并且全权负责所有酿酒事宜。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1990年Christophe实际上已经运营酒庄,包括酒标。这绝对不是一种巧合,最起码说明在Domaine Roumier的酒庄历史上controlee和cote d'Or的’o'没有小帽子是有先例的。简而言之,controlee和cote两个单词中o的小帽子不足以作为一条规律或者参考来判断任何事情。 

勃艮第酒庄产量稀少乃不争的事实,葡萄园支离破碎且每个地块的年平均产量往往仅数以百计。因此,许多酒庄为了控制成本及提高效率会将年份和酒标分开,这样酒标就可以重复使用,每年只需根据实际产量印制年份标即可。还有一些酒庄则是将年份含在酒标里,但是也会一次多印刷些量,只是年份的位置留白,这样以后每年只需后印上去即可。这种在成品上后印的做法实际上在勃艮第极为普遍,尤其是一些特定市场有特殊需求,只需要在酒标的空白处加印即可。比如大家可以看那张美标’第一使徒’,酒标最上方有一行字的字体和样式明显异于酒标上其他字符,这就是后印。 

上图是Georges Roumier的美标Bonnes-Mares,最上面一行进口商与APPELLATION CONTROLEE下一行的'RED BURGUNDY TABLE WINE'是后面加印的,但是字体却与先前美标第一使徒并不完全一致。更令人愕然的是两瓶皆是一家进口商Diageo。

Domaine Roumier在特级园Musigny里仅有0.1公顷的地块,每年产量300多瓶;爱侣园里的地块则是0.4公顷,每年产量在1500瓶上下。传闻Christophe Roumier一般会一次印制较多数量的Musigny和Les Amoureuses酒标,这样在装瓶时只需要根据实际产量将年份后印在相应数量的酒标之上即可,省事省时省钱。细心地酒友可能已经发现这两瓶欧标和日标酒标上下方的年份数字并不是后印的,而那瓶美标的年份才是后印。瓶子考证了下其他Roumier的酒标,发现连1999年份的Bonnes-Mares都有后印的年份,Domaine Roumier家在Bonnes-Mares的地块整整1.39公顷,年产虽不足万瓶,但是也是以千计算。看来,批量印制酒标的做法必然存在,不过,这也不是一条铁律,随时都有可能被打破。 

身边许多勃艮第的酒友见面经常’抱怨’的一件事情是上了勃艮第的船,轻易下不来。更令人懊恼的是酒柜里还放着许多其他产区的酒,瞬间就被打入冷宫,得宠的勃艮第则炙手可热,喝了一杯还想再来一杯。好喝肯定是王道,只有好喝才能让人流连忘返。除此以外,充满未知和变数恐怕也是吸引人的一个重要原因。她的复杂不仅在于酒瓶内,还在于酒瓶外。因此,酒友对她的探索不就不仅仅停留在味蕾了。

上文许多观点都来自一位爬过珠穆朗玛的’高’人,发现酒标问题之后与其彻夜长谈,致使其凌晨2点多遛狗。心里甚是欣慰,难得还有一位与我一样长得又帅气又肯吃苦钻研的得道高人,幸事!向他致敬,以后要是有机会喝第一使徒,必定替他多喝一杯,哈哈。 

酒瓶网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葡萄酒世界里产区千千万,我们却独爱非凡的Burgundy与Piedmont。Burgundy是爱好者的终极归宿,全世界兜兜转转一大圈后的最终点;而Piedmont则被视为’意大利的Burgundy’。

二、BY专栏
三、悦·闪酒
四、PD专栏
五、吃喝玩
长按即可关注!
勃艮第白皮书 - 《瓶中的勃艮第》广受好评,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努力

很好

喜欢

文章点评

0条评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