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

太阳2 门户 产区 皮埃蒙特 查看内容

瓶中的皮埃蒙特 | 拿破仑、对分佃耕、土地分裂

2015-10-22 17:53 浏览2656 BY 瓶子
瓶中的皮埃蒙特
拿破仑、对分佃耕、土地分裂
对分佃耕(metayage)在勃艮第的历史里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这是一种佃农与地主之间合作分成的方式,最常见的即地主租地给佃农,佃农将收成的一半分给地主作为租金。勃艮第历史上最有名的metayage即Henri Jayer与Meo-Camuzet之间的联姻。metayage同样曾经存在于皮埃蒙特,只是换了个名字,叫做mezzadri。

与其他意大利主要的葡萄酒产区相比,朗格产区最不寻常的一点是这里有数以千计的小酒农。这种局面形成于19世纪末,酒农的规模普遍很小,有些甚至只有几公顷的土地,但这却是朗格产区繁荣的关键因素。而在意大利其他的产区比如托斯卡纳(Tuscany),土地和农场主要集中在少数贵族及上层阶级手里,然后他们与佃农以对分佃耕制’mezzadri’的方式合作,即佃农与地主平分土地收成葡萄。这种局面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得以改变。

皮埃蒙特在1861年意大利完成统一之前属于撒丁尼亚王国(Kindom of Sardinia)的领土,并且是萨伏依王朝(House of Savoy)的权力中心。萨伏伊王朝的宫殿和首都都位于都灵。萨伏依王朝在1796年至1815年间开始受到外来侵略,最终皮埃蒙特以及其他意大利半岛被来自法国的拿破仑侵占。在拿破仑统治期间,他将在法国已经施行的理想主义带到这里,以摧枯拉朽之势击垮了封建王朝及贵族和教会的特权制度。贵族和教会的土地和其他不动产被没收充公,并通过拍卖的形式重新进行财产分配。对日后产生深远影响的则是拿破仑废除了封建制度,取消封建领主及长子继承权,这一切都极大的刺激了土地的买卖。此后,土地开始逐渐成为商品频繁的交易。

拿破仑短暂入主意大利,竟然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并
 

尽管拿破仑在皮埃蒙特的统治很快就被推翻,萨伏伊王朝重新回归,变革还未贯彻执行到位便夭折,但是拿破仑及其共和国的新制度对整个社会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并未日后意大利统一作了铺垫。事实上,受拿破仑变革影响最深的地方便是皮埃蒙特。与托斯卡纳产区不同,皮埃蒙特的土地拥有者除了贵族阶层(比如Giulia Fallettis),还有富余的中产阶级,甚至还有富裕的农民。在Daniel Zibalatt的<Structuring the State>书中提到,1815年以后由于拿破仑的变革使得皮埃蒙特的土地所有权并不集中,分散于中产阶级及农民。21世纪初,意大利其他产区的许多地主仍然会将土地传给长子,而皮埃蒙特产区早已经摒弃这种封建做法,家中财产和土地都在子女间平均分配。这种做法也直接导致土地不断的被切割成一小块,生产商的数量也持续上升。

土地在19世纪开始就已经成为财富的象征,而拿破仑推行的改革精髓便是任何人都有权利拥有土地和私人财产,人人平等。这种理想主义在意大利的北部如皮埃蒙特得到更广泛的认可,相比较中部和南部地区而言。即便拿破仑在皮埃蒙特的通知被推翻之后,这种思想在皮埃蒙特仍然根深蒂固。

曾经翅诧风云的巴罗洛侯爵

1861年,意大利实现统一之后将教会的财产和土地进行拍卖。当时基督教徒担心自己购买土地可能会被逐出教会,因此犹太人趁机大量的购买土地,之后再将土地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分块出售给当地的农民。除了教会原有的土地流入市场之外,负责管理大地主Marchesa di Barolo的慈善基金组织Opera Pia Barolo也将其土地大量抛售。值得一提的是,皮埃蒙特是意大利最早的工业化地区,比如1899年成立于都灵的菲亚特公司。因此最初购买土地的绝大部分都是企业家,后来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后来1929年的经济危机,这些企业主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出售部分土地。

尽管对分佃耕的方法在整个意大利都极为普遍,但是皮埃蒙特却不盛行。主要原因便是皮埃蒙特拥有大量的小酒农,他们往往仅拥有几公顷的地块,并以此为生,根本没有多余的土地出租。事实上,他们对于土地的热爱和尊重就像法国的勃艮第酒农,他们极少出售土地,除非万不得已。即便是今日,这里的土地已然非常昂贵,相比较依靠土地产出的葡萄酒获得收入,出售土地将是更加经济的做法,但是甚少有酒农出售。

当地有句谚语精准的说出朗格山酒农对于土地的热爱:如果一个男人的妻子与邻居偷情,他会十分愤怒,不过他会想开的;如果一个男人发现邻居偷偷进入他的土地,他会述诸武力。

酒瓶网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葡萄酒世界里产区千千万,我们却独爱非凡的Burgundy与Piedmont。

一周安排:
二 勃艮第专栏
三 悦·闪酒
四 皮埃蒙特专栏
五 吃喝
长按下图一键关注,进入BP的世界!
添加微信号即可获取勃艮第百科。

努力

很好

喜欢

文章点评

0条评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