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瓶网

酒瓶网 门户 勃艮第 夜丘 查看内容

神园 La Tache de M. Joly de Bevy

2015-10-15 14:38 浏览3419 BY admin
La Tache
媲美La Romanee-Conti
It is the most gratifying of all burgundies, the one I want to spend my life with.
令人魂牵梦萦,我愿与她一起慢慢变老。
 - Matt Kramer, 1990
La Tache是勃艮第最受尊敬的葡萄园之一,与其相提并论的往往是超凡卓越的La Romanee-Conti和La Romanee。三者可以说是勃艮第最顶级的三大园,无独有偶,它们碰巧都是独占园。La Tache便是皇者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的独占园,相比较La Romanee-Conti稀缺的产量及高耸入云霄的价格,La Tache的产量可观因而价格尚在’人间’,也更能够飞入’寻常百姓家’。

她的中文名字极为雅致,名为踏雪。
起源:La Tache与Liger-Belair家族
上图可见,今日我们所称的La Tache仍旧是由Les Gaudichots ou la Tache及La Tache两个气候组成。#8地块则是未变身的Les Gaudichots。

La Tache历史上的主人皆是杰出人物,有史记载最早的主人是Jean-Baptiste Le Goux de la Berchere (1568-1631),他是当时勃艮第地区议会主席。之后,他的侄子Joseph Joly de Bevy继承了La Tache,而Joseph则是第戎议会的主席,他曾经试图效仿康迪王子(Price de Conti)将葡萄园改名,以其名字命名La Tache de M. Joly de Bevy。

当Joseph将此园传给他的儿子Louis-Philibert之后,正值法国大革命期间,La Tache最终也以国家公共财产的名义被拍卖。当时的La Tache在拍卖文件中被称之为La Tache de M. Joly de Bevy,面积1.42公顷。在那个时候,La Tache由Jean Grivot的祖先Henri Grivot负责管理和酿制。

1794年,当时Nuits的市长Jacques Jacquinot受第戎市的大酒商Claude-Francois Vienot-Rameau委托,买下此园。有意思的是,La Tache整体收购价要比拆开销售价整整高出54%,早在18世纪勃艮第就已经开始注重独占园的经济效益。

La Tache曾经一度叫做Tache Romanee。当时Liger-Belair拥有La Tache,但自己并未种植,因此会有酒商名义装瓶。

不久之后,Vienot-Rameau家族就遇上财务危机,不得不将La Tache出售给当时勃艮第最鼎盛Liger-Belair家族的表亲。随后,Liger-Belair家族在1815年的时候将La Tache收入囊中。在之后的118年里面,Liger-Belair家族一直管理并酿制La Tache。但是,与La Tache接壤的Les Gaudichots同样被J.J. Lausseure家族以’La Tache’的名义出售。令人奇怪的是,Liger-Belair家族一直听之任之,甚至没有阻止勃艮第等级制定的先驱Dr. Lavalle将Les Gaudichots也列为Tete de Cuvee,与La Tache位列同级。以至于后人甚至怀疑到底La Tache Joly de Bevy是真正的La Tache前身,还是Les Gaudichots。

不过,Lavalle的评级资料中注明La Tache的面积为1.405公顷,而这个数字恰恰与Liger-Belair家族所拥有的La Tache Joly de Bevy极其相近,因此可以断定真正的La Tache源自Liger-Belair家族所拥有的部分,而非Lausseure家族的Les Gaudichots。

1878年的时候,Liger-Belair家族从Groffier家族购入了一块面积约0.027公顷的Les Gaudichots地块,并将其并入La Tache,从而形成一个1.4345公顷的地块。

La Tache 还是 Les Gaudichtos
下图是1827年Vosne村的地籍图,清晰可见Les Gaudichots与La Tache在当时是两个地块。

但是,部分Les Gaudichots以La Tache名义出售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的创建者Jacques-Marie Duvault-Blochet (1789-1874)抓住机会,分别在1834、1839、1859、1862及1866年不断买入Les Gaudichots,并且在正式文件中都是La Tache的名义描述。这些文件在日后成为Les Gaudichots变身La Tache-Les Gaudichots的重要证据。因为勃艮第许多葡萄园的名字都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因此即便是诉诸法庭,历史资料中出现的名字是极其重要的评定标准。

到了1890年,Liger-Belair家族对La Tache名称的泛滥终于忍无可忍,期望通过法律手段保护La Tache并确定其独占园的身份,Liger-Belair家族的La Tache才是’江湖正宗’。当时唯一认可La Tache为Liger-Belair独占园的只有Maison Regnier Moser et Collette,但这仅仅是Les Gaudichots其中的一个拥有者,并不足以改变整个局势。

Les Gaudichots其余的拥有者毫不退让半步,比如来自Santenay的酒商Maison Colcombet Freres,还有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的两位掌舵人Jacques Chambon(1889-1969)和Edmond-Gaudin de Villaine(1881-1950),他们都拒绝将La Tache的名称拱手相让。当时勃艮第特级产区的AOC法定产区的划定已经如火如荼的展开,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更加不愿意做丝毫让步。

1929年,是DRC最后一次以Les Gaudichots的名义装瓶。在此之后,Les Gaudichots摇身一变成La Tache。

DRC最后一次以Les Gaudichots名义灌装Les Gaudichots地块是在1929年。1930年,Edmond-Gaudin de Villaine告知Liger-Belair家族他们将以La Tache冠名他们位于Les Gaudichots的某地块。事态的发展令人大跌眼镜,DRC竟然将其将近4公顷的Les Gaudichots全部以La Tache装瓶出售。

为了能遏制其他生产商滥用La Tache的名义并将La Tache划定为独占园,Liger-Belair家族再次诉诸法庭,将Les Gaudichots的最大拥有者de Villaine和Chambon家族告上法庭。谁知Liger-Belair家族中La Tache的法定拥有者Comtess Liger-Belair不幸于1931年去世,当时这件官司仍然在诉讼期,案件因此再次延期。之后,Liger-Belair家族经历了几次败诉,最终以1936年INAO(the Comtie National d’Appleation d’Orgine)的决议盖棺定论,Les Gaudichots可以以Les Gaudichots ou La Tache名义装瓶。至此,Les Gaudichots和La Tache历时近半个世纪的争议才画上句号。

独占园 La Tache
尽管Liger-Belair家族迫不及待的想确立La Tache的独占园身份,但偏偏事与愿违。更讽刺的是,最终确定La Tache独占园的竟然是其对手DRC。
 

令人苦笑的不得是Liger-Belair自家的乌龙。原来Liger-Belair家族曾在1883年从Duvalut-Blochet后人手里买入一共六个地块的Les Gaudichots,并在1875年将其与他们自诩为真正La Tache的葡萄园混酿,并以La Tache出售。这也成为官司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自己都认可Les Gaudichots为La Tache,别人为何不行,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更加悲情的是Liger-Belair家族旗下勃艮第最大的酒商Maison C. Marey et Comte Liger-Belair由于涉嫌欺诈顾客,偷换酒标以次充好,而被有关当局处以巨额罚款。当时正值世纪经济危机,加上La Tache的独占园资格落空,1933年,曾经辉煌一时的Maison C. Marey宣告破产,Liger-Belair家族开始衰退。


酒商公司破产不仅直接影响Liger-Belair家族的收入,更重要的是Liger-Belair家族所有的葡萄园全部是出租给这家公司。这意味着公司倒闭之后,Liger-Belair家族与其原有的租约失效,他们可以随意处置葡萄园,出售、自种或者出租。此外,一部分继承人不愿意再接手葡萄园的生意,他们更愿意获得现金。于是,家族旗下的葡萄园挂牌出售,其中就包括La Romanee和La Tache。

精明的Edmond Gaudin de Villaine通过他的两个儿子Henri(即现任DRC庄主的父亲)和Jean买入了La Tache Joly de Bevy,并很快将其并其与他们所拥有的Les Gaudichots合并,之后通过收购他人的Les Gaudichots,他们反而成为La Tache及Les Gaudichots最大的地主,并使之成为其旗下的第二个独占特级产区。


时至今日,La Tache依然由两个气候组成:La Tache(1.43公顷,核心部分即最初的La Tachede M. Joly de Bevy)和Les Gaudichots ou La Tache(4.63公顷),一共6.062公顷。不过Les Gaudichots还有四个地块,三个一级园和一个村级地块,每个地块都没有超过0.25公顷。

据DRC现任庄主Aubert de Villaine所言,La Tache的土壤比较复杂,这也造成了La Tache的多面性。La Tache的基石是一层坚硬的石灰岩,在其之上则是由岩石、花岗岩、红色粘土、石头及大小不一的鹅卵石,此外还有一些生蚝化石,共同组成了表层土壤。

Aubert de Villaine认为La Tache是DRC旗下最佳状态的葡萄园,葡萄藤非常的健康且较少受到病害的影响。为了使葡萄藤维持在最佳状态,他们每三到四年更换四分之一公顷的葡萄藤,40年以下的葡萄藤则是按照实际情况进行更新翻种。Aubert认为这样的做法能在产量和质量之间取得最佳的平衡。

La Tache每公顷的平均产量始终低于30百公升,实际上在过去的25年里这里的平均产出大约是每公顷25百公升,意味着一公顷的土地仅生产3333瓶葡萄酒。
La Tache的风格

La Tache是全世界最顶尖的黑皮诺产区之一,享誉全球,来自于顶级生产商DRC,自然价格不菲。但同时6公顷多的面积使其年产量达到近2万瓶,相比较其他袖珍的顶级产区而言,她已经是庞然大物,因此寻找一瓶踏雪的难度相对来说要小很多。一瓶储存良好的老年份踏雪足以成为一场宴会的主角,甚至能够成为爱酒之人记忆中难以忘怀的美妙时刻。

勃艮第鉴赏家Allen Meadows曾如此评价La Tache,最让他难以忘怀的是La Tache极其稳定的品质。即便是最苛刻的酒评家也会被这种特质所征服。这是其他勃艮第难以超越的天赋和特质。当La Tache处于巅峰状态时,她宽广的香气、诱人的复杂度、天鹅绒般细腻的酒体和富有内容的尾韵让感官得到无与伦比的享受。某种意义上来说,La Tache具备绝佳的’性价比’,昂贵但是能让人得到极大的满足。

或许有人会质疑由两个不同气候混酿而成的勃艮第能有如此伟大吗?问题是,是否有一个单一气候组成真的如此重要吗,重要到忽略他本身的品质和表现力。更不用提截止2009年,已经有76个’混酿的’La Tache存在并让世人折服。事实上,至今为止都鲜少由单独的La Tache Joly de Bevy或Les Gaudichots(La Tache的组成地块之一)酿制而成的葡萄酒,更不用提他们孰优孰劣。

La Tache之于勃艮第的超凡地位,可以将其描述为唯一能够媲美La Romanee-Conti的葡萄园。这本身就是一种无上光荣。
La Tache年平均产量:18,000至20,000瓶 (图中1959年的产量达到27715瓶,但是2010年份的产量已经缩减至15763瓶。)
AM品鉴 - 2005 La Tache / AM99
There is only one word to do the nose true justice and that is kaleidoscopic as the aromatic breadth here is simply dazzling with red and black cherry, cassis, plum and subtle earth notes replete with the same Asian spice cabinet aromas as the Romanee St Vivant displays but here the floral aspect, particularly rose petal, is much more pronounced. However, the 2005 La Tache is almost a combination of the RSV’s class, grace and sensuality and the Richebourg’s power, taut muscularity and huge length as the overall palate image is equivalent to a vinous bomb exploding on the cuts-like-a-knift finish that can be measured in minutes not seconds. This is structured to the point of being chewy yet it is never rustic or coarse because the gorgeously detailed palate is buffered by buckets of dry extract. As subscribers of burghound.com know, I often use the word Zen to describe the kind of inner harmony of a great vintage of Romance-Conti but rarely with La Tache yet, in 2005, the La Tache has this element of inner clanm and grace as well. In sum, this is a huge but utterly classy and stylish wine that will undoubtedly go down as one of the all time great La Tache. 99/from 2025+(Nov/2007)
酒瓶网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葡萄酒世界里产区千千万,我们却独爱非凡的Burgundy与Piedmont。Burgundy是爱好者的终极归宿,全世界兜兜转转一大圈后的最终点;而Piedmont则被视为’意大利的Burgundy’。

二、BY专栏
三、悦·闪酒
四、PD专栏
五、吃喝玩
长按即可关注!
添加微信号即可获取勃艮第百科。

努力

很好

喜欢

文章点评

0条评论

  • 返回顶部